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阿喀琉斯到往阴间

英武的帕琉斯之子在冥河的船舶上急切地找寻,伊里斯的恸哭使得雨后不再有甜美的虹光,水畔的母亲倒伏在兄长膝旁,唯有阿喀琉斯心如归雁:“冷面的卡戎,你当知我要去往何处。”船夫答:“即便我知道,也不能将你渡往那里,博闻的哈德斯和达理的珀耳塞福涅正在等待。”

这阴森可怖的宫殿,如同灼烧帕特洛克罗斯的烈火一般冰冷,阿喀琉斯分明看见米尔弥冬俊美的少年的模样。他像风中的沙砾一样漂浮不定,只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温度依旧,轻柔地抚摸着已死的英雄脚踵上的血洞:“安提洛科斯的嘴上怎么没有加把锁?你本不该来,为何我们非要随着神谕死生?自我触碰到你冰凉的铠甲的那一刻,我就在这样矛盾,因为你应当是青史留名的英雄,也应是我最希望能活下去的人。”

他回答:“你若不能明白我执意赴死的原因,除非是你不如我深爱你一般深爱我。我已知晓天命,不求能与你重回人间,也无心到奥林匹斯去,俄耳甫斯以琴声从冥王与冥后手中换回亡妻,就让我用生命换来与你相伴的权利。”他继而转向冥王与王后,目光炯然如炬,将在短暂的生命中积攒的无畏尽数倾注。

“伟大的冥王,我是你痛不欲生的姐妹忒提丝的儿子,神谕的应验使我站在你的面前。我不在乎究竟是神谕所言的命运还是帕里斯糊里糊涂的箭矢杀死了我,我所选择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人——帕特洛克罗斯。正如你无法用一个词来描述冥后之卓绝,我也难以尽言他之于我的珍贵,我已不再是活人,本应听从你的调遣,但我连骨灰都已同帕特洛克罗斯混合,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他分离。”

冷眼旁观的冥后深知,特洛伊的战火由众神的虚荣点燃,她道:“涅柔斯的子孙,我欣赏你的美好品质,但你应知,此处不仅有你一生所爱,还有最大的敌人——他曾被你用利刃和麻绳穿透了脚腕,拖在马车后的滚滚黄沙中,他的老父放下城邦之主的尊贵,跪在地上亲吻你的手背,对你说:‘请让我为长子举行葬礼!’你却因私怨而不肯放弃一具无愧于他人的尸体。”冥王附议他智慧的妻子:“游荡在冥界的鬼魂都认得你,英勇的阿喀琉斯、年青一代的英雄,你的雄武带来万丈荣光,也招致深渊一般的仇恨。”

阿喀琉斯朗声道:“难道沐浴了人世间最腥臭的血液的我,还会惧怕塔尔塔罗斯的嘶吼与烈火吗?赫克托耳应当被领往福地,除去割断我亲爱之人的喉咙,他于情于理都不曾亏待我和其他任何人。即便他无比痛恨地渴望我再死去一次,对我来说也无妨,米诺斯、拉达曼提斯和艾亚哥斯将决定我在岔路口的新方向。”

失去了钢铁之躯的英雄仍是无惧的,帕特洛克罗斯正站在他身边,他们在摸索中握住彼此的手,明目的王后为英俊而深情的青年动容,显露春之女神原本的柔和。冥后请尊贵的主宰者附耳,艾亚哥斯的仲裁结果中,爱侣将挽着彼此的手臂前往爱丽舍乐园。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