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点文】普奥丨失恋风波

我的原计划是一次写完放上来的,但是显然能力不足……所以还是一篇一篇来吧!这是第一篇点文的普奥,he!

另外因为手机客户端不能艾特,所以就劳烦各位走tag【青子的百粉点文】,所有的点文就会出现啦!

谢谢大家的支持!以下正文!

————————————————



罗德里赫听说基尔伯特被他那个看起来总是在进行着热恋的女友抛弃了的时候,心里虽然震惊,但是难免有点窃喜的情绪——事实上他根本没见过那个女孩儿,只是每次基尔伯特都会向他炫耀他们之间的肉麻的短信和一大串一大串的通话记录。他当着伊莉莎白的面先是对基尔伯特冷嘲热讽了几句,然后又装出不在意的模样询问他的近况,伊莉莎白前仰后合地夸张大笑:“罗迪,你的铺垫真是欲盖弥彰!”

伊莉莎白一针见血地戳穿了罗德里赫,他不满地沉吟了一声并给了伊莉莎白一个失望的眼神,转身回他的琴房了,伊莉莎白跟在后面清了清嗓子:“你知道的,罗迪,我们从小就打架,那小子身手不错。”

“别拿我当需要保护的小姑娘——”罗德里赫嘟嘟囔囔地反驳了他的青梅竹马,这种时候的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总是不给他留任何情面,令他头痛。伊莉莎白嘻嘻笑了两声,在罗德里赫撇撇嘴坐到琴凳上时,她又补了一句:“别担心,你是个优秀的小伙子,记得吗,高中有那么多姑娘在你的抽屉里塞情书——”

“伊莎——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也不是姑娘,他们一家子都不是。”罗德里赫皱着眉说,“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但是我根本没指望这种事能有什么进展。”

然后他开始弹琴,伊莉莎白叹了口气,像她平时常做的那样搬了把椅子坐下慢慢听。然而罗德里赫的心绪并不宁静,他想去找弗朗西斯或者安东尼奥,把这件有点突然的事问清楚,但是他又觉得基尔伯特似乎更需要有人陪在身边。当然很快罗德里赫就觉得自己的担心很多余——这三个人现在肯定鬼混在一起。罗德里赫总是被隔离在各种人群之外,不是被排斥,而是他自己融入不进去,这就和基尔伯特的左右逢源鲜明对比。这样想着,罗德里赫的手指跳动得越来越快,乐曲的节奏也完全脱离了正常的轨道,听得伊莉莎白一愣一愣的。看着已经进入自我状态的罗德里赫,伊莉莎白只好准备等他结束这一曲之后再发言,然而钢琴的声音在某一刻戛然而止。罗德里赫也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转身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伊莉莎白。

“伊莎……你的车在家吗?”他沉默一会儿后支支吾吾地问。

伊莉莎白投降了,她决定同罗德里赫一起去——但凡和他一起出过门的人都知道罗德里赫对于道路的不敏感程度究竟有多不可思议。罗德里赫自己倒没什么感觉,顶多是出了门哪里都不认识而已,他现在正心安理得地坐在伊莉莎白旁边的副驾驶座上,想着见到基尔伯特的第一面该说点什么。

“伊莎,你周围有什么人有过失败的恋爱吗?”罗德里赫侧头问。

“有啊,”伊莉莎白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说,“除了你,我没见过谁还有更失败的恋爱了。”

罗德里赫垂下头沉思着——他是想讨教点安慰失恋者的经验的,伊莉莎白可能是没会意。见罗德里赫不以为意,伊莉莎白又缓缓补充了一句:“多交点朋友,多参加点社交活动——人类是群居动物,这不是你说的吗?”

罗德里赫也并非没有群居的经历,他们这一干人都在一个街区一起长大,但唯独基尔伯特总想欺负欺负他。罗德里赫不是闷葫芦,他也曾经往基尔伯特要吃的热狗里挤上分量足够的芥末,然而有许多时候,一些他不希望与人倾诉的却都能被基尔伯特看穿,然后罗德里赫就会得到基尔伯特式的精神治疗。一来二去,罗德里赫早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粗略地计算一下似乎已经十分久远了。

罗德里赫沉默着打开了广播,慢悠悠的情歌都是有关什么思念什么挽留的,他很快就不耐烦地塞了一张光盘进去——伊莉莎白翻了个白眼,交响乐的声音会让她根本听不清罗德里赫说的哪怕一个字。她注意到罗德里赫摘了眼镜,似乎很疲惫。然而伊莉莎白其实并不是很相信基尔伯特,她也看过那些短信,他们能腻到那个地步,又怎么能毫无预兆地、在昨天基尔伯特还弹着安东尼奥的吉他鬼哭狼嚎时、闪电般地分手呢?基尔伯特是个直爽的人,但是同全世界的德国人一样,他想保守的秘密永远不可能被套出来。不过伊莉莎白没有忽略基尔伯特的两个狐朋狗友,想要从他们嘴里套话太简单了,或者说他们三个向来以互相揭穿为乐。

伊莉莎白并没有按照罗德里赫所说的去往亚瑟·柯克兰的酒吧,而是直接转道,向着那三个人的公寓去了。罗德里赫不认识路,也没有任何的抗议,只是觉得周围的景物好像不太对。

“伊莎,你这是在往哪里开?”罗德里赫戴上眼镜问道。

“哦,罗迪,真高兴你能看出我们走的路不通往亚瑟的酒吧。”伊莉莎白发自内心地感慨道,“我简直要感动得哭了。”

“你今天特别像弗朗西斯。”罗德里赫有些鄙夷地撇了撇嘴说道。

“呸,别提他,那个放人鸽子的法国佬。”伊莉莎白回道,“你猜圣诞节聚餐他为什么没来?——他和亚瑟在一块儿呆了一晚上!”

罗德里赫捂住了半边耳朵,不听伊莉莎白唠唠叨叨地讲他们是如何“搞”的,他对童年好友的性/生/活不感兴趣。他一直都知道弗朗西斯是个勇于且善于表达自我的人,尤其是在求爱方面,而另一个——安东尼奥,他的那股迷迷糊糊的率真和背后的深度让他总是自然而然地表达了自己。然而作为公认的整个街区最有逻辑的孩子,罗德里赫——打小就没有那么多的情感可以表达出来,并不是他不愿意或者没有,而是他羞于启齿,最典型的例子就在此时此刻上演。基尔伯特是个德国人,会因为罗德里赫对他委婉地说话而前仰后合地大笑,这令人不能理解,但是基尔伯特依然快活,而且凭着他这直来直去的个性,成功地撞破了罗德里赫的心。

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刚才谈话中的主角弗朗西斯正在门边对着他养的那一丛红玫瑰抒情——伊莉莎白现在敢肯定这件事根本不是基尔伯特讲的那样。对于罗德里赫被欺骗这件事她感到愤怒,于是她一个急刹,险些甩掉罗德里赫刚刚戴好的眼镜。伊莉莎白怒气冲冲地下了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动静大得把弗朗西斯吓得一个激灵。

“嗨,伊莎,”弗朗西斯迅速调整面部表情站起来,还冲她抛了个媚眼,“今天你仍然充满魅力。”

伊莉莎白眯起了眼睛:“收起你的漂亮话吧——基尔伯特呢?”

“啊呀,他刚失恋——你不知道?”弗朗西斯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罗德里赫刚好从车上下来了,弗朗西斯立刻指着他辩解,“罗德知道,对吧?”

“对,我们要去‘安慰安慰’他,现在。”伊莉莎白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推开阻拦她的弗朗西斯,一脚蹬开了虚掩着的门——安东尼奥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看电视。安东尼奥看见伊莉莎白和罗德里赫进来了,也触了电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对他们尴尬地笑着:“嗨,伊莎、罗迪,呃,最近怎样?”

“好得很,不过基尔伯特估计不太好。”伊莉莎白回头看着有点不明情况的罗德里赫,“好了,罗迪,我想你可以自己上楼,问问基尔伯特他到底有没有失恋。”

罗德里赫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弗朗西斯赶紧冲过去和安东尼奥手挽手组成了一道人肉城墙:“等等、等等——”

“你们就是这么联合起来欺负童年玩伴的?”伊莉莎白不满地伸出手想要推开他们。这时候基尔伯特出现了,他端着水杯站在楼梯上,嘴里还叼着半截薯条,茫然而不知所措地看着楼下混乱的场景。当他看到罗德里赫时,脖子都红了,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默契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噔噔噔地冲上去围在基尔伯特周围。

“好了,基尔,你是不是该给罗迪个解释?”伊莉莎白挑了挑眉毛。

基尔伯特吃掉了那半截薯条,又把水杯递给了安东尼奥,罗德里赫仰起头看着他,他俩对视了数秒。基尔伯特往下走了一步,然后十分认真地清了清嗓子:“咳,小少爷,本大爷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罗德里赫镇定地走上前,基尔伯特也下来了,他俩面对面,基尔伯特拉住了他的手——罗德里赫一下子镇定不下来了,他的脸开始发烫,旁边的伊莉莎白无奈地看着容易害羞的罗德里赫,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不过虽然罗德里赫的心里像是有只猫在抓挠,但是他没有把手抽回去:“咳,小少爷……”基尔伯特也红着脸,支支吾吾地对他说道,“你愿意……给阿西添个brother-in-law吗?”

“……什么?”

“他的意思是问你愿不愿意和他领证,穿着家居服求婚真是太没品味了。”弗朗西斯夺过话茬,煞有其事地摇了摇头。

“等等,你们的思维运转得有些快——”罗德里赫摆着手说,“到底是什么——今天是愚人节?”

“基尔暗恋你不是一天两天啦,你自己感觉不到吗?”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一起对基尔伯特做了个调皮的表情,后者似乎差点就要恼羞成怒,然而面对罗德里赫,他只能给出回答:“呃,好吧,他说得对。”

罗德里赫震惊得有点结结巴巴,他看着基尔伯特满脸通红的模样,瞪圆了他那双漂亮的蓝紫色眼睛:“——什么时候?”

“呃……很久很久以前……嗯,久到还没有阿西——”基尔伯特挠着头发说,“因为看你比较弱,所以觉得捶打捶打就能变强了,结果你还哭——啊,你不知道,本大爷没见过那个小孩哭得比你好看。”

“就这个原因?”

“当然不……”

他俩对着沉默了一会儿,那两个法国人和西班牙人显然是在看好戏,而伊莉莎白觉得他们简直是所有热恋情人们的反例——两个人的性格天差地别,却有一个要命的共同点,那居然是不会表达!伊莉莎白有点想感激那个基尔伯特的“前女友”,如果没有“她”,他们兴许还要再拖下去,直到某个人的这一特质消失为止。

“你不是刚和某位小姐分手吗……?”罗德里赫盯着基尔伯特问道,那口气像是在审问犯人。

“那些短信是我和弗朗吉给他发的啦。”安东尼奥说着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手机,他似乎对自己先前的发挥很满意,还眨了眨眼睛。

“你俩今天怎么这么多嘴!”基尔伯特挥了挥他的拳头,“要是再说话,本大爷就把那些短信给费里的哥哥和柯克兰看!”

这是伊莉莎白今天第二次翻白眼了——她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可隐瞒的,但是基尔伯特似乎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真相。伊莉莎白想不明白,回忆起他们共同度过的二十多年的时光,她没有任何基尔伯特向罗德里赫示好的印象。但她也很快自我排解了——罗德里赫也是某天冷不丁地告诉她:“伊莎,我好像爱上那个大笨蛋先生了。”伊莉莎白觉得罗德里赫绝对是全欧洲情商最低的人,就好比他总把自己的想法闷在心里不让人知道,在别人委婉地开导他时他又没法会意。这么一想,好像只有基尔伯特这种什么事都单刀直入的家伙才能让罗德里赫茅塞顿开——但是对于双向暗恋而言,这都不重要。

“哦,所以你虚构了一个女朋友?”罗德里赫挑眉看着面前这个正捧着他的双手的德国人,“然后故意向我炫耀那些恶心的短信让我嫉妒?”

“咳,小少爷——不,罗迪,听我说,”基尔伯特用真诚的眼神看着他,“因为只有这么做你才会和本大爷多说两句话——瞧,你现在不就在这儿吗。”

这回轮到罗德里赫翻白眼了:“很好,我要用肖邦的愤怒让你忏悔这些愚蠢的行为……”

“你先答应本大爷呗?”基尔伯特挤了挤眼睛说道,“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你愿意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永远在一起吗?”

“不愿意。”罗德里赫斩钉截铁地回答,“你这种大笨蛋先生,下辈子别想再拖累我。”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他现在的爱人是他的最后一位爱人,这是个很好的结局。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仍然不会表达自己、羞于启齿,但是很多时候那些都不需要了。而伊莉莎白、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作为见证人,很高兴只有他们明白为什么“给我条短信”成了这两个人之间索吻的暗语。

※END


评论(1)

热度(58)

  1. CarryMalfoy海澄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arryMalfoy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