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脑洞

※麦考米克兄妹以及几乎看不出来的不值得挂tag的微量Crenny。

————————————————

今天早晨,凯伦是被凯文而不是肯尼唤醒的,也不是被要求去女厕里充斥着香烟味的学校,而是去参加肯尼的葬礼。

凯伦已经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这么做了,最夸张的时候她几乎天天都要参加肯尼的葬礼,但她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凯伦掀开薄薄的黑布,看了一眼镜子里乌鸦一般的自己,她觉得肯尼不会喜欢她这么打扮,他总说凯伦适合温暖明亮的颜色。当她抱着洋娃娃路过肯尼的房间时,那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一如既往,凯伦想也许肯尼只是像麦考米克夫人为她和凯文向学校请假一样请了一天的假。

凯伦下了楼,所有的钟表都已经停走了,麦考米克先生正抱着他的妻子坐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流泪,麦考米克夫人的黑裙子是她母亲穿过的,在她身上显得有些肥大。凯文拉着凯伦的手,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带着她走了过去,并亲吻了他们的脸颊,于是凯伦也效仿他。麦考米克夫人搂着凯文小声地哭了起来,麦考米克先生也把凯伦抱在怀里,凯伦感觉到自己的肩上湿了一片,于是她轻轻拍了拍父亲的后背。

“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了解,卡罗,但我们真得送他走了……”红着眼圈的麦考米克先生话还没说完,麦考米克夫人的哭声就从凄切转为了声嘶力竭,似乎永远都不能再从悲伤里走出来。当他们一起出门时,凯伦听到了凯文的抽泣声,她抱紧了自己的娃娃,上面还有肯尼的气味。马什一家开着面包车来接他们,里面还坐着布罗夫洛夫斯基一家——凯伦难以正确念出他们的姓氏。肯尼的朋友们从车上下来了,斯坦的姐姐雪莉拥抱了凯伦,小艾克的眼角挂着泪珠,抽抽搭搭地递给她一枝白色的玫瑰花,凯尔把艾克拉到他身边,摘下帽子露出了多少有些滑稽的红发:“我很抱歉,凯伦,如果我们能在卡车冲过来时……”

凯伦没仔细听后面的话,她只看到斯坦和凯尔都在啪嗒啪嗒地掉着眼泪,麦考米克夫人抓着另外两位女士的手,麦考米克先生在拉着凯文同兰德尔·马什说话时不断地叹着气,而当吉罗德·布罗夫洛夫斯基开始跟着叹气时他居然也开始哭了。汽车发动时除了凯伦每个人脸上都有泪痕,凯伦低头看着还没完全开放的玫瑰花,突然感觉鼻头一酸,仿佛这时只有哭泣才是合适的表情。

凯伦在教堂门前收到了肯尼的同班同学们送来的白玫瑰,来自巴特斯·斯道奇的一个拥抱,他用哭腔结结巴巴地说他真的不敢相信。克雷格·特克帮凯伦扶正了她的帽子,凯伦对他的印象比巴特斯要深刻,于是她拉住克雷格的袖子:“肯尼去哪儿了?”

克雷格沉默着看了她一会儿,当看到她的眼睛时他选择别过头去:“他会回来的。”

葬礼的主持人是个棕色头发的胖男孩儿,凯伦认识他,艾瑞克·卡特曼唯恐天下不乱地把话筒交给麦考米克一家时,凯伦又一次目睹了母亲号哭的景象。她有点害怕地往后退了退,卡特曼的话筒紧紧跟着她:“我想你一定很难过,对吗,凯伦?其实我也很难过,但当我看到肯尼的遗嘱时,我觉得我的BFF已经尽他所能了,我应该顺利地继承他的游戏机,让他能安心地离去……”

凯伦疑惑地皱了皱眉头:“肯尼去哪儿了?”

“我明白,好姑娘,他永远都在我们心中,现在请斯图尔特·麦考米克先生说两句——”

凯伦不再解释了,葬礼在凝重的气氛中持续了很久,哀乐、白色的鲜花和穿着黑衣的神父,还有肯尼的黑白照片。凯伦有些昏昏欲睡,但是她不习惯靠在凯文的肩膀上,黄昏时麦考米克一家回到了他们老旧的房子里,凯伦一溜烟跑到自己的房间里用被子蒙上了头。她听见许多人在她家出入的声音,以及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凯伦不喜欢待在流泪的人们当中,那会让她也想哭。

“你知道肯尼去哪儿了吗?”凯伦抱紧了她的娃娃,开始掉起眼泪来,“他怎么又不见了?为什么大家都在哭?”

她自言自语着睡着了,在她最无助的时刻,那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天使却没有出现。凯伦今晚睡得不太好,凯文轻轻推门的声音和父母的叹息声都被她在半梦半醒中听了去。就连她的梦也不是好梦,肯尼的黑白照片总是浮现,让她感到莫名的悲伤与恐惧。

凯伦是被一声早安唤醒的,黑色的噩梦止于此处,金色的阳光透过灰蒙蒙的窗帘照了进来。肯尼穿着橘红色的连帽衫站在她的床边,凯伦闭上眼睛又睁开,发现他没有消失,于是她扑上去搂住了肯尼的脖子。

“肯尼,你昨天去哪儿了?”凯伦吸了吸鼻子,“我昨天参加了你的葬礼。”

“这太糟了,你做了噩梦。”肯尼的声音从兜帽下传来,他身上的气味让凯伦觉得安心舒适,“我没事,凯伦,我现在还好好地在这儿呀。”

“所有的人都在哭……”凯伦把脸埋在肯尼的肩膀上闷闷地说,肯尼打断了她:“别再想了,凯伦,你总会做噩梦,但你要记住,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那之后凯伦也时常做这种真实得像是发生了一样的噩梦,她还是时常要去参加肯尼的葬礼,但是好在越来越少了,她的守护天使则经常来陪伴她。后来她还和肯尼讲起过葬礼上的情形,谁说话最少、谁流泪最多,肯尼只是微笑着坐在她旁边。

如果可以,我希望肯尼也能找到自己的守护天使。凯伦对着生日蜡烛这样许愿,然后一口气把它们都吹熄了。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