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求婚

她把头发剪短了。
谁知道她那圆滚滚的小脑瓜里都在想什么,史蒂夫觉得大概她的智慧都已经长成了满头的金色长发,而现在她一剪子就结束了它们,还把它们烫了,问他好不好看。当然,无论如何史蒂夫也会回答“好看”,奥利弗告诉他只有这样才能抓住美国姑娘的心。
“我很高兴你能喜欢,史蒂夫!”她把蓝色的大眼睛眯成两个月牙,还把他名字的尾音咬得很重,这让史蒂夫想起他的前女友,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我明天想去买几件新衣服,下次和你约会的时候穿,你觉得怎么样?”
一切都没什么问题,除去她开始催着史蒂夫剃胡子、梳头、系好扣子以外,还好她没有让他拿掉他的墨镜。史蒂夫觉得或许这是到了什么磨合期,他同弗朗索瓦喝酒的时候对方曾经说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就是二十岁女孩的心了,史蒂夫懒得听他絮叨,他觉得只有一个天天叫嚣着被冷落的老婆的老男人是没资格说他的小姑娘的。
“得了,史蒂夫,我是看你是我外甥才这么说的,你以为我对谁都这么关心吗?”弗朗索瓦把烟掐了,似乎是很勉强地眨了一下他陷在眉骨底下的紫色眼睛,“你把胡子剃了?我很高兴,我想你爸妈也会高兴。”
“她让我剃,我就剃了。”史蒂夫翻了翻眼睛,“奥莉薇娅也催过你,你剃了吗?”
“叫她舅妈,臭小子。”弗朗索瓦撑着脸说道,“还是要和顾家的女人结婚,就算我出差一年,我家也不会变成鸡窝。”
史蒂夫不再回答,他想弗朗索瓦今天大概反省了一下他的婚姻生活,兴许他回家之后就会去喝上一杯能让他的海绵体加速分裂的什么玩意儿,然后把奥莉薇娅打横抱起挪进卧室,像他第一回遇到她那样。史蒂夫目前没有这种打算,尽管他觉得所有的条件都已经成熟了,但是快递员是一份不那么稳定的工作,他需要足够的钱来养他的小姑娘和他们在未来可能会有的一个甚至两个孩子。
很快就到他们约会的那天了,史蒂夫拒绝了游乐场门口所有的传单,但是他收下了巨大的熊玩偶递给他的红色心形气球,虽然他捏着个气球站在那儿的模样傻透了。当艾伦把他拉走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混蛋是来救他的,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错了——这个男孩已经被烟草和烈酒像小女孩扑粉一样画了一层,现在像是已经奔三的年纪了,其实他是那小姑娘的老同学。史蒂夫没闹明白他要干什么,艾伦气喘吁吁地塞给他几包东西,史蒂夫定睛一看——他在十七八岁的时候用过,那段时间他可真是要飞上天了,直到十九岁时他向来温和的父亲把他狠狠揍了一顿,他才知道原来母亲的衣架抽到身上也疼得让他倒抽气。
“干什么,你要送给我?”史蒂夫挑挑眉毛盯着自封袋里的白色粉末,“省省吧,我都戒了五六年了。”
“我急用钱,你快点。”艾伦压低了声音,“随便你怎么处理它们,我现在着急得很——”
他话还没完,一个挂着绒球的深蓝色皮包就从后面狠狠地砸向他的脑袋了,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小姑娘提着天蓝色的长裙,把踩着黑色高跟鞋的脚使劲踹向艾伦的小腿,在他那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上留下了好几个带着小巷子里的污泥的脚印。他的小姑娘,抹着粉红色唇彩的小嘴儿里,两排雪白的牙紧紧咬着,从缝隙里挤出咒骂的话:“混蛋、混蛋!你怎么还敢拉他下水!”
“哎唷!你个疯丫头!”艾伦一只手抱着头,一只手抢过了史蒂夫手里的那几袋东西。史蒂夫也曾这么称呼过她,不过那是他头一回看见她,那天她正在帮她的双胞胎姐姐驱赶那些口水都要流下来小流氓,用她的帆布鞋和棒球棍追得他们满操场乱跑,金色卷发扎成的马尾辫在空中晃着。史蒂夫在铁丝网外掀开他的帽檐,他确定是这个姑娘定了一份大号披萨,她在那里叫骂着的声音和她在电话里元气满满的声音一模一样,他撇了撇嘴:“疯丫头。”第二天她也定了外卖,不过接过可乐的时候没拿稳,于是他们就认识了,那天史蒂夫的工作服上全是糖浆味,估计她的短裤也没好到哪里去。
艾伦已经跑了,她还插着腰冲他的背影大声警告:“如果你再来,我就用那些玩意儿给你染头发!”然后她转过来,恶狠狠地用右手食指戳着史蒂夫的胸口,声音里带着点莫名其妙的哭腔,“你!不许碰那些!”
“你太激动了,我本来也要拒绝的。”史蒂夫好笑地看着她,“你这打扮不错,从你妈妈衣柜里拿的?”
“你这家伙!怎么就是不懂我的意思呢!”她一下子急了,眼圈变得红红的,甚至眼里还带了点水光,“你这样,我们怎么结婚!”
好吧,史蒂夫没想到她要这么说,他以为她最近的举动只是心血来潮,或者干脆是在模仿她姐姐。他想起前几天和玛格丽特聊天时,她说她妹妹已经开始学做饭了。史蒂夫没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说过短发看起来比较成熟之类的话,或许是某一本时装杂志的鬼话——他未来的岳父告诉他最近他们家里类似的书越来越多了,随之增加的还有一些房地产和家具促销的传单。
“我会努力不说脏话、多学些家务,你也要少吸烟、少打架……”她拉起他的一只手自顾自地说着,“那样等明年我毕业了,咱们就可以结婚了……”
史蒂夫盯着她看了许久,半晌,他搂着她的腰拥抱了她,手里的红气球悠悠地飘向了黄昏时粉色的云彩。
“我真是服了你了。”他把头放在她肩上闷闷地说。
她破涕为笑的时候一颗亮晶晶的泪珠从眼角滑了下来:“你答应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