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审判

这是神明的身体。恶魔想。
光滑、洁净、细腻,沐浴着可以使他双目失明的圣水,挂着露珠的轮廓在晨光中变得透亮,没有白璧微瑕之说。他低着头默念经卷时,乌黑的发梢温柔地磨蹭着恶魔的手足以握住的纤细的脖颈,连带着他被镀上金边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他头上的月桂枝做成的花环似乎也开始生长,铺天盖地的绿色在教堂的墙壁上写满了仁慈与温和。
然而在这个小小的许愿池里、这个年幼的修女们总是偷偷扔进银币的地方藏匿着的来自天空的物种,唾手可得的猎物就在那里长久地生活,等待着一枚又一枚的银币被投下来。他用手指衔起恶魔已经不屑于收集的金属片,然后在冰冷的池水里把它们熔铸进自己的权杖中。这比任何一个恶魔都要贪婪,近乎人类的唯利是图,他似乎从未保佑过这个教堂里的任何人,包括摔断了腿的神父和门口饥饿的儿童。
“我可以碰你吗?”恶魔笑着问道。
“不可以。”他平静地回答。
恶魔望着神明的圣衣,长长的下摆在距离水面不远的位置慵懒地挑逗,神明在诵读冗长繁琐的经文,他的手腕轻柔地转动着,手指在触碰到发黄的经卷的那一刻仿佛就要融化。太过冰冷清澈的池水是不会给任何鱼儿提供氧气的,尽管如此吝啬但美丽依旧,恶魔清楚地明白这是食欲的驱使而并非爱情。神明的足尖有好看的褶皱,他的指甲苍白透明,就像他同样没有生机的嘴唇,不是在炫耀得天独厚的迷人躯壳,而是昭示着神明的慈悲是无尽的索取和压榨。
神明拒绝了恶魔的红玫瑰和所有的宝石,他们倚仗几个世纪的漫长生命玩起了人类的把戏,恶魔深知精致的菜肴会让所有对食物有所渴求的生物垂涎。称职的恶灵善于发现所有神明的弱点,因而得以存活——这将是一顿美餐。
“你是一个堕落的神明。”恶魔抚摸着神明的脸庞,他的手被光芒灼伤了,细小的口子里渗出血来,恶魔坏心眼地把它抹在神明光洁的腿上,让他观察了无数次的皮肤沿着长长的红痕皲裂、萎缩,然后在年轻的神明略带痛苦的低吟中再严丝合缝地长好。这是最低级的趣味,恶魔得到了毫不客气的回应——他的翅膀被翎羽穿透了,于是恶魔把尖牙刺进了神明虚弱的唇瓣。草食动物的啃咬是逆来顺受的,带着不甘、妥协以及少许其他,月桂枝的叶子黏在他的发梢上:“你是一个软弱的恶魔。”
他们彼此讥讽、互相试探,恶魔嘲弄神明的贪婪与吝啬,神明则质问恶魔的残忍和不恭,翻滚混合的汗水与血液,不断变化的温度与湿度,彼此伤痕累累的身体和暧昧的痕迹。神明柔软的腰肢在恶魔的手上颤抖,他的身体弯曲成漂亮的姿态,这是连阿佛洛狄忒也无法想象的最美丽的弧度。这个羸弱的自然之子被最卑贱低微的感受支配着,在见惯了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物种的恶魔眼里突然变得可怜起来,他俯下身亲吻了神明饱满的前额,舔干净了嘴唇上的血丝。
大汗淋漓的神明咬牙切齿道:“你不会被原谅的,连你的血液都会变成黑色。”游刃有余的恶魔则嗤笑着回击:“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地狱更糟糕的地方,除了你说的黑色,那里一无所有。”
这种见不得半点阳光的龌龊情事在他们之间成了一个秘密,恶魔对于少女的身躯的追求一天一天地减弱,在某一天他撞见神明沐浴时居然发出了野兽一样的低吼。“我早就说了,你是个软弱的恶魔。”神明柔润又略带干涩的嗓音在空中打了个转,引着恶魔看向他得逞一般的笑容。
“吻我吧,小松。”
“你不怕下地狱了?”
“我怕极了,那是一个让你这种家伙都觉得除了黑暗一无所有的地方。”神明的声音平静得一如既往,“我真担心,尤其是这里赋予我想象的能力之后。”
“你是泉水的神明吗?如果有一天我把洪水引进地狱,你是不是也要和我一起受审?”
“我会审判你。”神明牵动他干枯的嘴唇,狡黠地笑了笑,“而且你不会的,因为你是一个软弱的恶魔。”
恶魔故意咬破了神明伶俐的舌头,他的血液凉得似乎要结冰,带着淡淡的香气,把恶魔的口腔烫出了水泡。
“你就是一个堕落的神明,带着所有人的特质,空有一副完美的皮囊。”恶魔笑道,“地底下见。”
藏匿着神明的许愿池塌了,再也没有修女往里面投银币,反倒是一棵月桂树深深地在废墟上扎了根,一年后就枝繁叶茂、体态婀娜,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高傲而圣洁。当顽皮的孩子偷偷折下一片树叶把玩时,碧绿的植物脱胎换骨成了沉甸甸的银块。这伟大的树木在此伫立了数百年,比那许愿池要长寿百倍,仿佛是掌管这里的神明改朝换代了,即使没有人来祭奠也不离不弃地滋养着这座越来越金碧辉煌的教堂。
而等到暴徒将它砍倒的那一天,沉重的巨树轰然倒下,树根下的土地开始膨胀变形,洪水在众人不经意间喷薄而出。洪水像是脱离了牢笼的野兽,肆意地吞噬着每一寸土地,而在凶手妄图爬上树干搭乘方舟时,月桂树也释放了它最后的一点力量,巨大的银雕重重地沉到了水底。这可能是月桂树此生仅有的一次助纣为虐,或许是心有愧疚,在洪水退去后它也再也没有继续扎根在这片土地上,连变成银子的树干也化成了雪水。
最后一个夜晚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伴随来自地狱深处的嘶吼,因为每个人都知道痛哭流涕没有任何意义。地狱并非一片黑暗,还有一抹即将枯萎的淡绿,最后一点生机被凶猛的鬼火吞没时,红色的闪电伴着地上的洪水滚滚而来,翻滚着、奔跑着、一刻不停地沸腾。
至此,我们所听到的故事已经没有了下文。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