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米加】七日红叶-3

※第二日晚上
“你跟罗德叔叔说了点啥?”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地问道。
“你小子关心这么多干什么。”基尔伯特大口大口地嚼着汉堡说道,然后又转过脸看正吃着淋满枫糖浆的煎饼的马修,“马修,喜欢这个吗?”
“我很喜欢,谢谢您!”马修抬头笑了笑,阿尔弗雷德把胳膊搭在他的椅背上“哧溜哧溜”地喝着可乐,基尔伯特看了他一眼,在他说什么军人的作风之前阿尔弗雷德喝可乐的声音消失了。
“咳,叔叔……”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偷偷抬着眼皮看了基尔伯特一眼,然后马上把目光移回了满桌的速食食品上。基尔伯特没看他,只是继续吭哧吭哧地吃着汉堡,马修看着他俩,眼睛里带着点疑惑。阿尔弗雷德觉得有点尴尬,他不好意思看马修的眼睛,于是他又咳嗽了两声:“叔叔……”
“我跟他说了向你妈保密,你要来点治嗓子的药吗。”基尔伯特看着阿尔弗雷德马上雀跃起来的表情翻了翻眼睛,“你说你跟你爸妈怎么就没有一点像的地方。”
你弟弟昨天还说我跟他俩都像呢!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
马修时不时抬眼看看他们,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阿尔弗雷德也偷偷瞥了马修一眼——这些小动作都没能逃过基尔伯特的眼睛。他看着两个男孩儿,故意清了清嗓子:“阿尔弗莱迪啊——”
“啊?啥?”
“没啥。”基尔伯特别过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把最后的一点汉堡塞进嘴里时阿尔弗雷德喝光了最后一口可乐。然后他们就百无聊赖地往椅背上一靠,等待马修消灭掉他的晚餐。
“郊区那边的游乐园建好了,”基尔伯特咽下嘴里的食物说,“你要是愿意,明天可以去转转,反正现在在放假——”
“我怕碰到同学,或者校友——反正我都出名了。”阿尔弗雷德漫不经心地说,“在假期还和校内人士约架的估计就我一个了。”
“而且还打出了彩。”基尔伯特挑着眉毛补充了一句,阿尔弗雷德有点不服气地别过了头。
马修终于吃完了那些枫糖煎饼,他看起来很高兴很满足,所有的心情都体现在脸上,阿尔弗雷德注意到基尔伯特也露出了微笑——他想到基尔伯特一个人带大路德维希的事,也许他喜欢小孩,当然,一定是乖巧的小孩。然后他又想起父亲翻着相册给他讲他小时候,但是他基本上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鬼,偶尔才做点让人感动的事。他的舅父们常说阿尔弗雷德将来肯定会有所作为——伟人小时候都是调皮捣蛋的主。
阿尔弗雷德有点挫败,或许母亲和他发脾气是有原因的——但是他不愿意听,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错了。这样就会恶性循环,他越不愿意听母亲就越要强制性地规范他的行为,那样他就会更反感。
或许我该反省反省。他想。
这个时候从玄关传来的敲门声就格外刺耳,阿尔弗雷德一下子窜起来躲到了里面的房间,基尔伯特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怕什么,万一不是你爸呢?”
“我觉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
基尔伯特刚准备去开门,马修就把他拦住了:“我去吧,先生。”他笑着说,然后就直接奔向了门口。马修没看见身后基尔伯特露出的欣慰的笑容,但是他觉得自己尽其所能了,这很好,让他心情舒畅,带着孩子特有的知足。
“基尔!基尔!”马修一开门就有个激动得有点吐字不清的男人闯了进来,男人不小心撞到了他之后又很快地搀住了他:“哎呀——真抱歉!没事吧?”
阿尔弗雷德在房间里听见了动静,觉得有些耳熟,接着基尔伯特走半步挪半步地往门口去的声音也出现了。然后他听见基尔伯特爆发出的大笑声——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他知道是谁来了,这种时候来,也太会算了。
于是阿尔弗雷德挠着头发出去了,看着站在一旁的马修和满面红光的基尔伯特,当然还有另外一个人——安东尼奥着急得要命,他拼命向基尔伯特解释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基尔伯特只是还给他笑声。
“哎呀你不知道,罗莎着急得满屋子乱转,跟要起飞似的!”安东尼奥一边比划一边说。
——这什么鬼比喻。阿尔弗雷德也捂着嘴小声笑了起来。安东尼奥马上发现了他,这位在旧金山沐浴过灿烂阳光的西班牙裔冲过来,几乎是哭丧着脸抓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阿尔弗莱迪,算叔叔求你,回去吧!你妈为了你的事已经折腾了一整天了——还是在我家折腾!”
“在您叫我阿尔弗莱迪之前我考虑过。”阿尔弗雷德翻了翻眼睛说,“现在除非她给我道歉,否则我肯定不回去。”
“小祖宗,我要是自己回去你老妈非得把我生吞活剥不行!”安东尼奥摆了个夸张的表情说,马修在旁边尽管不知所措,但是看到如此滑稽的场景还是捂着嘴“嗤嗤”地笑了起来。阿尔弗雷德转过头看着马修,也露出了有点无奈的微笑,安东尼奥这才注意到马修的笑声,他转过头看了看他们两个。基尔伯特耸了耸肩,在安东尼奥用眼神询问他时他干脆坐在旁边喝起了可乐,于是安东尼奥恍然大悟般地放开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莱迪……你不会……”
“啥?”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毛——让安东尼奥改变称呼一时还比较困难,于是他暂时放弃了。
“你不会是因为对这个孩子做了什么才不敢回家的吧?”
基尔伯特嘴里的可乐“噗”地一声全喷在了阿尔弗雷德没吃完的薯条上,阿尔弗雷德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恐而扭曲,以至于马修被吓到了。伴随着基尔伯特几乎要上不来气的大笑,安东尼奥的痛心疾首让阿尔弗雷德现在就想爬上五角大楼完成他的信仰之跃。马修赶紧拿了两张纸巾递给了阿尔弗雷德,后者表示感谢之后基尔伯特才止住笑声。
“叔叔……”阿尔弗雷德捂着脸把手搭在安东尼奥肩上,“我在您心里就是这个水准吗?”
“我是真着急!不仅我着急,你老爸老妈还有一群叔舅都在着急!”安东尼奥满脸通红地解释道,“你知道你那个叫帕特里克的舅舅吗?他都开始在网上发寻人启事了!”
“哦,随他去,上次我家猫发情跑出去他也这么干的。”阿尔弗雷德用纸巾一边擦桌子,一边摆摆手说。
“阿尔弗,什么叫发情?”马修歪着脑袋问道。
“马修,明天我带你们去游乐园怎么样?”基尔伯特在阿尔弗雷德不知所措之际拯救了他,成功地吸引了马修的注意力,“我们先去网上查查有没有什么好玩的项目……你们先聊着!”
马修像小孩一样拉着基尔伯特的手点了点头,基尔伯特看着安东尼奥错愕的表情翻了个白眼,示意阿尔弗雷德给他解释清楚。他们离开后安东尼奥的心情似乎很复杂,阿尔弗雷德试着安抚他:“好了,叔叔,我这不是没事吗?”
“你为啥不回家?”安东尼奥皱着眉头问,“就算和你妈吵架你也不至于一天一夜呆在外面——”
“我没在外面,我去爱丽丝阿姨那儿了,还和路德维希叔叔聊天。”阿尔弗雷德狡辩道,“我和她经常吵架,您也知道的。”
“说实在的,阿尔弗莱迪,你得理解你妈妈,她可不是个空口说白话的人。”安东尼奥难得地语重心长起来,让阿尔弗雷德不禁也变得更严肃了些,不过接下来安东尼奥的发言就让阿尔弗雷德吓得不轻了,“你这点小伎俩,你妈妈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玩过多少遍了,要不是担心你,她能把我家地板当飞机场吗?”
“她?您说什么呢!”阿尔弗雷德大着嗓门嚷道,“约架之后离家出走?我倒觉得查瑞拉阿姨可能这么干——”
“胡说八道!恰拉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安东尼奥大声驳斥了他,“你以为约架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你回去问问你爸,看看他上学的时候被你妈揍过多少次——”
“我爸?!”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下巴可能要掉到地上了,于是他下意识般地抹了抹嘴,“照您这么说,你们年轻的时候跟不良少年团伙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你妈妈一直觉得她是在伸张正义,因为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咳,风流倜傥。”安东尼奥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他是想追你妈妈的,结果自己被一群前女友围追堵截,你妈妈就顺理成章地去‘教训’他了。”
“哦,天哪……”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表示他快没耐心听下去了,“您何苦把这些黑漆漆的历史全扒拉给我。”
“我就是想告诉你,你和你妈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你外公外婆和几个舅舅没少为她操心。”安东尼奥回答,“她并不是不理解你,而是太理解你。”
阿尔弗雷德没接茬,半晌之后安东尼奥问他是否要回家,阿尔弗雷德看着他,摇了摇头。安东尼奥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你都长大啦……总之找到你就好——”
“我总是给你们添麻烦,是吗?”阿尔弗雷德闷闷地问道,“因此所有人说起波诺弗瓦家的孩子都会想到捣蛋鬼——可能我妈也这么想。”
“就算你把地球翻个底朝天,你依然是她的宝贝,这并不会影响什么的!”安东尼奥解释道,“这就好比如果某天费里西安诺回来告诉我他和某个女孩儿发生了什么,我会生气甚至关他禁闭,但是我依然爱他,因为他是我的孩子。”
“费里西安诺才只有十岁……您这么想也太超前了。”阿尔弗雷德无奈地挑了挑眉毛,“说起来您的联想总是偏向于这个方面……”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安东尼奥清了清嗓子,“话糙理不糙不是?听我说,阿尔弗莱迪,你得回去——”
“好了,叔叔,我答应马蒂——就是刚才那个孩子,我答应要陪他要去游乐园的。”阿尔弗雷德做出了一个请求的手势,“再一天,好吗?反正我在基尔叔叔这儿,你们随时可以找到我的。”
“如果你不再跑走,鬼马小子。”安东尼奥叹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的对话时间了,百无聊赖的阿尔弗雷德带着兴奋异常的马修在书房的电脑上浏览游乐园的游戏项目。马修似乎对过山车这类刺激性较强的项目很感兴趣,这让阿尔弗雷德感到多多少少的惊讶,在他的心目中,马修应该喜欢旋转木马或者是摩天轮这样平和的活动。然而基尔伯特已经定下了两张通票,他们可以把所有的项目玩个遍——尽管阿尔弗雷德不希望马修参加魔鬼宫里的任何活动。
“阿尔弗,游乐园里有许多人吗?”马修眨着漂亮的眼睛问他。
“对,挤爆了——我是说,真的很多。”阿尔弗雷德回答,“到时候你要好好抓住我们的手。”
马修乖巧地点了点头,在他抬眼看着阿尔弗雷德时,伟大的英雄以他极敏锐的观察力发现马修的身高又一次发生了很小的增长。阿尔弗雷德猜想马修很可能是在他父母的眼皮底下飞快地从婴儿长成了十七岁的模样,他们还没来得及规划这个孩子的未来就迎上当头一棒,七天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不过是短暂的一周,对于马修而言却需要度过一生。
这也太残酷了。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
安东尼奥同他们告别时马修送了他一片漂亮的红枫叶,并表示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送给客人作为感谢到访的礼物。这让安东尼奥又一次非常激动地表达了他幸福的心情,基尔伯特也笑着摸了摸马修的头发。阿尔弗雷德白了他们一眼,回屋的时候他拉起了马修温热的手:“那是从哪里来的?”
“今天早晨在公园捡的,漂亮吧?”马修露出了一个笑容,带着儿童独有的狡黠。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