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交易

【注意!】
这里是神父卡拉×巫师托蒂的设定,穿插了一些之前写的宗教松的内容。
————————————————
本镇流行的说法是:巫师与恶魔无异。
年轻的神父对此有很大的异议,他是在老神父摔断了腿时匆忙接任的——大人笑话他脑子不清醒,小孩倒是愿意听他讲他“把毕生之爱倾注给上帝”之前的事。
这位神父有一肚子的好故事,他不但与死神擦肩而过,还在高大的月桂树下见过恶魔的影子,最不可思议的可能就是他为天使和声的事了。脾气不好的老修女经常提着裙子对他说教,她认为来听故事的小鬼们闹哄哄的,把教堂的肃穆神圣都搅乱了,年轻的神父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发道歉,悄悄拉着孩子们的小手溜去了后院。
真正的巫师也喜欢这位年轻的神父,要么躲在树叉上听他讲那些不着边际的故事,要么在他主持婚礼时藏在镇民中间、在他出丑时捂着嘴偷笑。天堂大约是个美丽的地方,至少看起来那里的一切都温和友爱,但小巫师从没接触过人间以上的范畴,这对他来讲太遥远了,半个灵魂的分量只够到达地下,若是说神父先生是靠近天堂的人,那巫师大概就是一只脚踏进了地狱。半个灵魂是不值钱的,恶魔同他提起这出卖灵魂的交易时丢出了一颗巨大的糖衣炮弹,小巫师咂了咂嘴:“这些足够你做什么?”
“你的半个和昨天淹死的老巫婆的半个,加起来可以为我换一颗珍珠。”他松了松鲜红的领带回答,“我觉得还算划得来。”
神父先生就有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在他用低沉的声音诵读圣经时会闪闪发光,他一年四季穿着长袍,冬天时喜欢围一条蓝色的围巾。在本镇的冬季,劈柴烧火是最不容易完成的任务,连小孩都不愿意把除了脸颊以外的部分露出来,更不要说这个年迈的教堂。神父先生的自告奋勇让小巫师的冬天也变得忙活起来了,要是炉子中飞出的火星在那条蓝围巾上烧了个洞,小巫师坐在屋顶挥一挥魔棒,抱着柴火的神父先生会揉揉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找神父先生听故事的孩子多了一个,这个小男孩长得活脱脱是壁画上的天使,惹得年轻修女争先恐后地给他糖果。面对新成员神父先生不慌不忙,今天的故事有关一位森林深处的女巫,他把圣经轻轻放在十字架底下,环视围坐着的孩子们:“这个故事要从我十五岁的时候说起——”
女巫多多子的故事听得梳麻花辫的小姑娘眼圈红红,听得漂亮的小男孩手心出汗,神父先生不紧不慢地说:“多多子是个会神奇魔法的好姑娘,一定可以成为天使,我真希望她做我的妻子,可惜她离开了。”
“哪里?哪里?”孩子们问道,“多多子去了哪里呢?”
神父先生摇了摇头,但是露出陶醉的表情,好像真的有过这么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巫一样。孩子们都跳了起来,四处寻找多多子的踪迹,长雀斑的小男孩甚至抱出了他偷偷养在教堂后院的小黑猫,想让它来带路。那个小安琪儿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小板凳上,小黑猫看见他时向后挪动了一下,咪咪叫着十分可怜。男孩的脸涨得通红,神父先生把暖和厚实的手掌放在他头上:“别泄气,你是个好孩子。”
漂亮的男孩眨巴了两下眼睛,色彩缤纷的花环扑簌簌地落在孩子们和神父先生的头顶,孩子们一下子雀跃起来。这天心花怒放的小巫师下了一道甜蜜的诅咒,让神父先生每天都能收到一枝玫瑰花,这一切的回报就是每晚神父先生在家中的一场小提琴独奏会。
“他会升入天堂的。”巫师合上从教堂偷来的圣经说道,“他所做的一切都符合要求。”
“是吗?”死神慢慢地放下茶杯,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寻找多多子的活动被镇民们打断了,教堂隔壁的婆婆甚至在听闻这项活动之后就昏死过去,神父先生也被扣上了传播邪说的帽子。轰轰烈烈的抗议终于让他卸了任,孩子们哭闹得厉害,在那此起彼伏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快人心”。就在那天,巫师用半个灵魂与恶魔做的交易落了个血本无归,两个噩耗同时传进了死神的耳朵,在巫师家颤巍巍的烛光中,他递给焦虑的老友一把锋利的匕首。
不再是神父的神父先生最后还是讨了个擦地板的职务,而巫师再也没有足够的魔力维持生活。每天夜里,藏在壁橱里的小巫师都能听见小提琴悠扬的声音,像是高音女歌手的天籁,有时听着听着他就迷迷糊糊地睡去。神父先生从未开启过那个壁橱,小巫师也用最后的魔法帮他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仿佛成了另一种不言而喻的约定。匕首始终别在巫师的腰间,唯一一次使用它,是在一个饥饿无比的夜晚撬开邻村财主家的厨房时。
忘却了生前一切的死神怎么可能懂得活着的人们呢?小巫师叹了口气,把闪着光的匕首郑重地取了下来,不同寻常的沉重让他明白自己时日将尽。第三个偷偷叹息的夜晚,轻飘飘的巫师从壁橱中钻了出来,他的心上人正坐在书房中沉睡,面前是一本有关巫师的童话——“再见了。”渐渐变得透明的小巫师在他的手背上这样写道。
这是一段漫长的睡眠,梦中的巫师变成了天使来俯瞰大地,而天使眼中的人间不过如此,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战争与暴动。小巫师转头一看,破碎的鲜花和糖果背后是比死神的长袍还黑暗的长夜,在这个地方没有半点星光,雾气迷蒙当中走来许多双目空洞的灵魂,他们拉起他的手,周身环绕的白色刺痛了他的眼睛。小巫师尖叫着挣脱了他们的手,在一片白茫茫中越跑越远,直到温暖的阳光将他唤醒。
新来的天使发了疯似地要抢夺卫兵的长剑,在他砍下自己的双翼前,上帝无可奈何地将他推落人间转世修行。由人间到此的天使都受到感染,两股白光在云端相互冲撞。这场天国从未有过的动乱传进了死神的耳朵,他把那团小小的、蓝色的灵魂放在手中把玩,看着远处迟迟不肯寻找宿主的天使,转身隐没在深沉的夜空。
“从地狱中带出半个灵魂,这不算难事,但一个有罪的神职人员的灵魂是多么难寻,您说是吧?”神父先生曾这样说道。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