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米加】七日红叶-4

※第三日午后
“知道吗,阿尔弗莱迪,你现在看起来像个职业保父——”
“别说了。”
阿尔弗雷德背着基尔伯特的旅行包,一手拿着写着订票号码的纸条,一手拉着马修,站在马路边上看着来往的车辆——基尔伯特的立场还不如肥啾坚定,路德维希和爱丽丝一过来他就赖在家里了,阿尔弗雷德只能同安东尼奥一起带着马修去游乐园。安东尼奥提议再带上费里西安诺,并再三保证他可爱的儿子绝对不会添乱,阿尔弗雷德打量了安东尼奥一下——他总觉得他的父母是用安东尼奥父子做掩护的。
“弗雷德哥哥,我跟你说啊,我在班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小小的费里西安诺跑过来抱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胳膊——他从小就喜欢这样,“她叫莫妮卡——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可爱?”
费里西安诺滔滔不绝了一番,阿尔弗雷德时不时冲他点点头,我们伟大的英雄打从十岁起就经常听费里西安诺这样对他讲述学校的生活了。马修拉着阿尔弗雷德的手,撇着小嘴,一下一下地晃着,阿尔弗雷德侧头看了他一眼:“马蒂?”然而马修好像没听见似地抓着他的手,慢吞吞地跟着他,阿尔弗雷德头一次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了,但是马修似乎不太开心。
等他们到了游乐园门口,费里西安诺就拉着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去玩船形秋千——如此廉价且怀旧的娱乐项目,阿尔弗雷德还记得家里有一张自己父母同当时的基尔伯特夫妇站在船形秋千上的照片。他再回过头时安东尼奥已经打开了数码相机,阿尔弗雷德听说这玩意儿不便宜,他猜想是安东尼奥的薪水又涨了,毕竟现在技术型工人很吃香。我们的英雄也曾经幻想能成为某个工厂车间的头头,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个愿望的标准太低了。
“马蒂哥哥,我们站在同一边好吗?”费里西安诺软糯的声音把阿尔弗雷德拉了回来,他看到马修抿着嘴点了点头。我们的英雄晃了晃脑袋,在安东尼奥的提醒下给马修和费里西安诺扣紧了纽扣,等到工作人员给他们系好了安全绳,阿尔弗雷德才招呼他们上了秋千,并叮嘱两个孩子等待工作人员固定他们的头盔。
工作人员做好了所有的安全措施,示意可以开始了,阿尔弗雷德冲他们点了点头。费里西安诺显得很兴奋,马修小心翼翼地抓着秋千绳,看着阿尔弗雷德——他俩加起来都不会比一个肌肉饱满的十七岁美国男孩重,况且阿尔弗雷德最近还有发胖的趋势,尽管并不明显。秋千是微微倾斜的,阿尔弗雷德于是抓着秋千绳做了一个跳跃的动作,接着蹲下——秋千突然晃动时对面的两个孩子都发出惊叫,阿尔弗雷德则坏心眼地笑了。安东尼奥抓拍了这一幕,然后他开始大笑,秋千越荡越高,安东尼奥的嘴角也翘得越来越高,阿尔弗雷德用余光瞥到了他,一种莫名的满足油然而生。
之后他们气喘吁吁地从船形秋千上下来时,费里西安诺开心地搂着马修的胳膊,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马修也笑得很灿烂。安东尼奥凑在阿尔弗雷德耳边说道:“阿尔弗莱迪,你这朋友真像个小孩。”
“你说马蒂?”阿尔弗雷德先问了一句,后来想了想安东尼奥一点也没说错,“嗯……是挺像的。”
之后他们又去玩了过山车和旋转木马,看起来马修已经完全消除了与费里西安诺的陌生感,他俩甚至一起缠着阿尔弗雷德要他给他们买冰淇淋。马修眨巴着他的大眼睛,费里西安诺双手抱着阿尔弗雷德的腰,两个孩子的撒娇让我们的英雄有点招架不住。安东尼奥见状耸了耸肩,并表示他要去附近的冰淇淋车那边看看,费里西安诺立刻欢呼起来,马修也跟着笑。阿尔弗雷德再三叮嘱安东尼奥不要为他花多余的钱:“我不要小鬼限定的待遇。”他低声对安东尼奥说。
“你对自己太有信心了吧。”安东尼奥笑着拿出了钱包。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背影不服气地哼了一声,用右手拉住马修,马修也用他的右手拉住费里西安诺。阿尔弗雷德听见费里西安诺对马修说“弗雷德哥哥像超人一样厉害”的话,他侧头无奈地看了小家伙一眼,费里西安诺嘿嘿笑着抱住了马修的胳膊。
“我也觉得阿尔弗很厉害!”马修转过头笑眯眯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他选择性地忽略了有关超人的内容——目前马修知道的超级英雄只有昨晚在网上看到的蝙蝠侠。安东尼奥很快回来了,他买了两支牛奶口味的甜筒冰淇淋,同阿尔弗雷德分享了一根掰成两半的冰棒来解渴。
“你不是说不要‘小鬼限定’吗?”安东尼奥吧唧吧唧地唆着冰棒调侃道。
“您不也在吃冰棒吗?”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而且您这种吃相要是被基尔叔叔看见了,他能把他知道的军人守则都背给您听!”
“可我现在就是小鬼呀!在游乐场还能指望自己是大人吗?”安东尼奥笑道,“基尔是不会和游乐场计较的!”
消灭掉冰淇淋的两个孩子似乎对魔鬼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尽管阿尔弗雷德一再拒绝,安东尼奥还是开心地应允了。“鬼屋有什么可怕的?”他说。阿尔弗雷德一边在心里唾弃着生产精神污染物级别的恐怖片的西班牙人,一边拉着马修慢吞吞地跟在安东尼奥父子后面。
“阿尔弗,魔鬼是很吓人的东西吗?”马修看着边抹着眼泪边往外走的小孩儿们往阿尔弗雷德身边靠了靠。
“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对你而言可能会很恐怖吧。”想了想阿尔弗雷德又恐吓似地补充了一句,“所以你要紧紧抓着我的手,不然走丢了就麻烦了。”马修怯怯地点了点头,他的手很瘦小,阿尔弗雷德可以整个儿攥在手里。近日层出不穷的游乐园事故让阿尔弗雷德更不敢轻易放开马修的手,这大概是出于美国英雄常有的责任感。
魔鬼宫是个不怎么讨年轻女孩喜欢的地方,除非她们有了喜欢的男孩儿,这倒能成个捅破窗户纸的好方法。它高大的入口是红色和绿色的光相互映衬着的,长着獠牙的血盆大口吊在高处,一双黄澄澄的眼睛向下打量,马修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神色,但费里西安诺好像已经有些提心吊胆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这大概是因为马修对于恐怖还没什么概念。
他对一切都没有概念,这真好。他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不受任何束缚的日子,没有负罪感也没有什么必须要承担的义务,尽管这只有七天,但是阿尔弗雷德连这奢侈的七天都没有过。这似乎有些生在福中不知福,那时的阿尔弗雷德却深以为然,毕竟他是十七岁而不是七岁或七十七岁。
从魔鬼宫出来时费里西安诺把脸都哭花了,马修也紧紧抓着阿尔弗雷德的手不肯松开,他是被“鬼魂”出现时的声响吓到的,因此没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一头冷汗——这会成为他父亲的新笑料,而此时安东尼奥哼着小曲,以极其恶劣的微笑成功代替了弗朗西斯。我们的英雄不得不承认,谁都得有个害怕的东西。
而马修又一次四处张望起来,这次他的表情里带着点疑惑,阿尔弗雷德轻轻握了握他的手示意他回神:“怎么啦?刚才的魔鬼宫吓到你了吗?”
马修摇了摇头,认真地否定了他的说法,但真正的原因他也不肯说。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发——真是个难懂的小家伙儿。
为了安抚费里西安诺,安东尼奥带他们去了游乐场里的餐厅,费里西安诺得到了他喜欢的奶油意大利面和冰果汁,而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得到了不同口味的汉堡。马修又在向四周探头探脑,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他在不停观察的其实是一对情侣。
“嘿,瞧瞧这是谁呀?”熟悉且刺耳的声音让阿尔弗雷德露出厌恶的表情,他抬起头瞪了声音的主人一眼,“哟嗬,我真害怕,希望您别用正义的力量吹乱我的发型!”
“闭嘴,艾伦。”阿尔弗雷德不顾餐桌上另外三人的目光咬牙切齿道。
“什么?什么——?”艾伦看了马修一眼,嬉笑道,“我说,你不会改道了吧?”
阿尔弗雷德举着他的饮料站了起来:“没有,不过可能你需要洗洗脑子,伙计。”
“我猜猜,你不是在这位就是在那位先生家中小住,”艾伦眨眨眼睛说,“明天来场痛快的棒球怎么样,你肯定喜欢这个。”
“不了,谢谢。”阿尔弗雷德说着不由自主地看了马修一眼,“我还有别的事。”
艾伦大笑着把他的墨镜往上推了推,旁边的蓄着胡茬的金发青年则丝毫不在意他们的对话,揪着艾伦的领子把他拖了出去。安东尼奥问他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看了看两个孩子,没有回答。马修几次欲言又止都被阿尔弗雷德尽收眼底,只是到了这天的结束、他俩舒舒服服地钻进被窝,马修看了阿尔弗雷德半天,也没吐露一个字。
现在已经够乱的了,无关紧要的角色就别再找存在感了。阿尔弗雷德愤愤地想。
一行四人回到基尔伯特家中时爱丽丝和路德维希还没有离开,基尔伯特干脆让爱丽丝打电话把刚刚下班的查瑞拉也叫来了。在阿尔弗雷德的坚持反对下,弗朗西斯最终错过了这次难得的聚会,路德维希和安东尼奥要下厨烧几个好菜,爱丽丝感慨终于不用再和厨房打交道:“宝宝、宝宝,你可要在妈妈肚子里多待一段时间,这样爸爸就会每天给我们做大餐啦!”她轻轻抚着还不怎么显山露水的肚皮说。
“那怎么行!”路德维希一下子紧张起来,惹得爱丽丝哈哈大笑,查瑞拉则有些不开心:“什么?基尔伯特,你弟弟难道不帮爱丽丝做饭吗?”
阿尔弗雷德无奈地看着这群围坐在餐桌边的老小孩,后来他们的讨论点由爱丽丝的肚子转向了马修,爱丽丝亲热地搂着马修的肩膀:“要是我的宝宝也能像马蒂一样可爱就好啦!”厨房里的安东尼奥也附和她的说法:“马修是个乖孩子。”
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兄弟俩和阿尔弗雷德交换了一个眼神,看起来他们现在已经完全接受了阿尔弗雷德的说法。费里西安诺靠在他母亲的臂弯里打瞌睡,马修挪动凳子起来时的动作很轻,生怕把他吵醒。爱丽丝惊讶地看着长高了许多的马修:“天哪,年轻人真是了不得……我们不是只有一天没见吗?”
马修有些窘迫,看起来他似乎不太愿意让爱丽丝知道他的特殊体质,阿尔弗雷德于是大大咧咧地帮他解了围:“您说什么呢,他一直这样嘛,是不是,路德维希叔叔?”
“是你看错了,爱丽切。”路德维希附和道。爱丽丝皱着眉头看了看他们:“今天你们都不太对劲,路易,我不记得你之前叫过我爱丽切。”
“原谅一个德国男人匮乏的浪漫细胞吧,小爱丽丝!”基尔伯特笑道,“马修,你是想做什么来着?”
“我想给费里西安诺拿张毯子。”他轻声回答道。
这一句在众人当中实实在在地炸开了锅,连一向刻薄的查瑞拉都向马修投去了赞许的目光。阿尔弗雷德觉得这蠢极了,好像大家都不懂这个理似的,马修察觉到了他的不快,于是他飞速上楼把自己的毯子取了下来,乖乖地坐回阿尔弗雷德旁边没再说话。
安东尼奥的菜已经开始上桌了,半梦半醒的费里西安诺吧嗒了几下嘴,查瑞拉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儿子,安东尼奥也对妻子投以温柔的目光。爱丽丝蹦蹦跳跳地去看路德维希的情况,后者急得差点扔掉手里的汤勺:“打个商量,好好保护自己,记得上次你的小脚趾撞到桌腿的事吗?”
“拜托,大当家,那都是半年前的事了!”爱丽丝吐了吐舌头。
“你怎么没邀请罗德叔叔啊?”阿尔弗雷德用胳膊肘撞了撞基尔伯特。
“打断他和男人婆的约会?这个主意不错。”基尔伯特笑道。
阿尔弗雷德用鼻子嗤了一声,基尔伯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上院子里抽烟了。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