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闲谈三

【预警】

以下全部是非常自我的说法,只对人不对事,无法作为任何参考,啰嗦、多图、自说自话、基本是扯淡。

————————————————

不务正业了一天,然后打开wps,不知为何联想到敲锣,于是就写了【根本不是

敲锣可能是一开始看松时最容易被接受的角色,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最正常”,可能我们对他最初的认知就如同他自己说的一样:

看完松的前几集,大部分人都有好像全家上下只有他一个人有改变目前状态的想法这种感受,但是其实,唉,凭大家目前对松野家的认知来说,你们觉得能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的人会是正常人吗?

是才有鬼咧。

敲锣每一次都会对兄弟们的脱线行动表示反对,但是最后不也玩得很忘我吗?换句话说,你明明知道这样做有问题还放纵自我,这不是看见个坑对大家说“这是个坑”然后吧唧一声跳进去吗。举几个例子:

黑工厂一集中在指责兄弟们没上进心的时候是这样的,然后

就成这样了

出租女友一集中是唯一一个怀疑过此事的人,之后还说了一大堆话,结果最后

我知道她很漂亮但你也在心里稍微设点防啊??你的怀疑呢??

知道空松出事的时候你是这样的,然后松代太太端来了一盘梨

……

我并没有指责他的意思,毕竟他们兄弟基本都是这个德行,但是轻松表现出的前后反差比其他几个都要明显。自命常识人,但是连这种常识难度的问题都难以攻克,立场太不坚定了。关于敲锣心理素质差的表现,一位专业人士曾经从麻将角度做过这样的解说:

这位专业人士太专业,可能不太好懂,我再举个例子:你见到他的时候基本都在看求职书,结果最后还是为找不到工作苦恼,为什么?难道真是天妒英才吗?

我们来看一下六子最初求职时敲锣的说法:

这里的社保目标我没太看懂,应该是指公司的福利,要么就是他本人对保险的投入(后来我想了想这个可能性太低了,如果是这样他这个想法更是天方夜谭),但不管怎么说,2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大概1.3万元左右……

大家可以查一查,平成24年,也就是2012年,普通日本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平均到每月、折合人民币是1.8万元左右(近年来还有所下滑),这是两到三人工资的总和,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家庭(注意是家庭)的月收入超过这个数字,就相当于超过了当时一半的日本家庭。

我之前分析totti的时候说过松野家肯定不富裕,松野夫妇年龄也都比较大了,供六个小祖宗吃喝玩乐这么久,日本物价也比较高,估计也是在家庭月收入折合人民币2万元左右浮动。而敲锣说,社保目标在“每月达成20万”,还是“基本”目标……

这可是福利收入啊!就算只按你们国家的恩格尔系数再低一点来计算你的工资、只给你口粮费4万日元(能给这么多福利根本不可能这么少),加上这些也已经24万了!而且你还是一个人!如果说这20万是对社保的投入(还是每月!),那月收入必须得高于这个水平吧,就算再是只留口粮费,也是24万,加上公司多多少少的补助……

大哥!你之前一直都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无业游民欸!不管怎么说这都超过你辛勤工作的父母两个人的收入了!用你身体上的任何一个器官来想都觉得不可能好吧!!

为什么我要花这么久来给大家分析这个数据,我就是想说,敲锣之所以找不到工作完全是因为他自己,不是说因为没有这个愿望,而是愿望太不切实际,他对社会的认知基本停留在他脑海中受各种心灵鸡汤浸泡的那个在他的才能和努力之下一帆风顺的世界,所以他经常在一些看起来根本不用纠结的问题中摇摆不定甚至干脆倒戈、一碰壁就缩回去继续啃老。虽然这一切早就有所体现,但是根本原因在《轻松过高》那一集里才展现出来,这一集就是我心里的轻松事变,只是这是从别人嘴里体现出来的。我们请另一位专业解说来总结一下:

Totti所说的这种现象其实在敲锣身上还不算很明显,但是也是这类人普遍存在的毛病,就是总在说却没什么行动。其实就是为了满足宣布这件事的快感,好像这样就已经从精神上脱离低级了、脱离过去了、人生升华了,但是你说你不做,这还有什么意义吗?没有。可是本人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设定,其他人表现出来可能是你们必须按我的想法办事,因为我对,敲锣这里就是我是个正常人,我要纠正你们

我理解的自我意识过高简单来说就是在心里对自己的形象的认知太高大,太把自己当回事,从敲锣孜孜不倦地“纠正”兄弟们这一点上就可以感觉出来,他在心里把自己当作局外人,当做社会规则的执行者,但实际上还没入门。

那自我意识过高最后会怎样?

是的,活在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里。

我讲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所感觉了?敲锣并不是他心中的那种正常人,而是新社会人各种特质放大后的综合体。他有理想,但很难坚持为其付出;有规划,但基本都好高骛远;有能力,就是不知道该在哪里怎么用。他不是没前途,只是心理素质差又没有实际经验,加上过高的自我意识,就算有想法也很难实现。举一个例子:

喵酱见面会,他这么紧张、在心里想了这么多,但是说白了喵酱作为一个偶像,就算敲锣说话妙语连珠她也不会有什么印象,何况,他并不能

尤其是这句,感觉把小松形容的“处男中的处男”的感觉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了

其实六子向嫌味学搞笑那一集里豆丁太在最后说了一句话,很适合送给敲锣:

我真的不是敲锣黑,相反刚开始看松的时候就很喜欢他,看完这篇你会懂我的!

虽然这种个性负面影响很厉害,但是也给敲锣带来了闪光点,那就是对异常事件的敏感,以及高于常人的道德意识。这两个优点一个有利于保障他在社会中的安全,另一个有利于他做一个受欢迎的人。

首先说他的敏感,这个应该是比较明显的,刚才举的例子里就有,再补一条:

黑工厂一集首先醒悟(选这个也是因为这是真正出于他的判断的,有一些时候他的奋起单纯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没啥营养)

敲锣绝对是有潜力的,就凭他经常众人皆醉我独醒,就能感觉出他有清醒判断的能力,但是他太容易被掌控了,因为一点小事就会被牵着鼻子走。不过能让他活了这么大还很平安的不止敏感这一点,还有就是他的道德意识。他可能是个有很多毛病的人,但是他有底线,而且绝对不会犯罪。虽然他还是人渣兄弟的一员,但是敲锣主观上很少有做被道德谴责的事的想法

这个事情虽然我刚才说了,但是至少他有罪恶感,这就是好的开端

在争取抚养的过程中对小松的指责(内心)

对空松表现出的担忧(好歹有这种想法)

对旗坊私有财产的维护

这里是我津津乐道的一个片段,因为这里确实很令人赞叹,这里不仅是敲锣道德观念的体现,也有他为了维护社会正义而展现出的勇气,为了这份正义他敢于站出来和五个兄弟甚至最有威信的长男当面抗衡。如果说卡拉容易成为贤者、totti容易成为精英,那我就可以说敲锣容易成为英雄。这个特点即使是卡拉也很少展现,但敲锣时常会有这种情况,理论虽然没有让他有什么实际经验,但至少让他了解社会的面目,因此对社会中人多了一份关怀,他那种过高的个性反而成了他覆盖范围很大的责任感。

作为兄弟中不上不下的一个,敲锣展现出来的情感和长兄二人、弟松三人都有所不同,但也有相通之处。对于长兄二人他是弟弟,就算自命常识人,也会依赖在他心里不靠谱的哥哥,个人觉得由于卡拉在他的“常识”以外,所以依赖小松的时候比较多。

依赖这个词不太合适,或者说,追随。如果哪位朋友愿意持续关注我这些闲扯淡,希望你记住这个词,在之后我还会提到很多次。

就职一集感觉弟弟们无可救药就求助小松

虽然嘴上反对还是跟随长男

很多很多,有一些甚至是不起眼的下意识行为。但由于他这种个性,做哥哥的时候还是比较多,你经常能看见他代替长兄照顾、教育弟弟们,举几个例子:

敲锣啊敲锣,你将来要是组建家庭,绝对是个好父亲。

其实还有敲锣负责分今川烧的这个细节,也算是大家对敲锣的一种信任和肯定吧。

作为一个家庭成员,敲锣不是顶梁柱,不是掌心宝,也不是问题儿童,总之,所有可以得到关注的特点他都没有,因此他展现出来的成熟是体谅家人、尽量做好每一件事,减轻家人对他的担忧。可以说六子中他的责任感是数一数二的,我觉得他一直想找工作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父母离婚时对卡拉说了要负责的话(我觉得他是不是一直把卡拉当弟弟看,毕竟叫哥哥的时候很少,也都是在“照顾”他)

24集感受到大家努力调动气氛而进行安慰

泪水留在背后

敲锣做了很多事,但基本上事事力不从心,也必然会进行深刻的思考,因此也就有了达优族一集中他很动情的发言:

说实话,看到这里,心里是最难过的。敲锣是六子之中成长非常大的一个,他已经不是那个不成熟的过高喜撸了,重新理解了许多事情,但是因为自己而无力改变。这种感觉是非常让人难过的,因为客观原因而失败顶多让你不舒服,但是如果失败的根源是主观的,就会被自责和自卑深深折磨。突然醒悟的那天,想想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再展望未来,那他会有多么无助和痛苦。旁观者认为逃避是容易的,殊不知逃避也是痛苦的,尤其是对于敲锣这种性格的人来说。两头都很痛苦的时候,我们会怎么选择?

而最后,他的选择是这样的:

第一个前进的人,首先冲破了枷锁,虽然不如totti那么明白分开的重大意义,但是他给了另外几人启发,我相信这也是他在意识到一点事情以后勇敢地尝试了,希望带给兄弟们好的开始。这可能残酷,但绝对是一心为了彼此、为了未来。

主角争夺赛一集敲锣是这样说的:

这个认可,在现在的我看来,内容是很复杂的,最多的可能是社会的认可,但也必然有家庭的认可,但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对自己的认可。联想他对自己的要求,再看看这张狰狞的脸,反而让人心酸。

敲锣这篇我酝酿了很久,也写了很多,因为写他的时候就像在写自己。敲锣是六子中最接近社会人的,在他的身上你能找到自己和周围人的影子,你可能无法想象,我们自己也是这样简单而复杂。我对敲锣没有像对totti那么大的期待,我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在感悟人生之后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平稳地前行,拥有宁静幸福的生活。对于每一个像敲锣一样的人我都是这种想法。

我真诚地这样希望

※TBC

评论(1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