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闲谈五

【预警】

以下全部是非常自我的说法,只对人不对事,无法作为任何参考,啰嗦、多图、自说自话、基本是扯淡。

————————————————

例行纠结过后感觉再不更新就太废了,但是由于十四的论据仍然不充足,所以这一篇写长男。 

其实看各路大神的分析贴写得最多的也是长男,大部分都是非常到位的。这篇要是一发出去就不可避免地会再次发现漏洞,还请各位osogirl包涵。

其实我第一遍截图的时候除了小松事变以外是很少有收获的,我们都说小松是其他五个的原型,所以说实在的,直接体现小松的个性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但是这也恰恰体现出小松对家庭尤其是兄弟们展现出的比其他人都要强许多的依赖性,因为他的个性都是在帮弟弟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体现的

这是小松的自我意识,被敲锣称为“一团垃圾”的、很小很小的自我意识,但本人说它是“很容易控制”的。不如说除了六子中“长男”这个身份以外,小松尝试去认识自己的时候很少,生活的中心都是弟弟,他对弟弟的认识和对他自己的简直就是严重失衡

当然显而易见的优点就是对弟弟们有很深的了解,因此可以做一个称职的领导者。小松对弟弟们的了解和观察能力以及引导他们走出困境的能力都厉害的不可思议,很多时候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了解到其他几人的想法。

举两件事来说明这个,分别是有关一松和十四的:

在超能猫一集中,用这种很激将的说法来劝解一松,其实也是因为理解他平日里说话做事的方式和他此刻的想法,我在上一篇分析一松时曾经说过一松需要的是更加直接主动的、能够打破他的隔膜的关心,小松这里就做到了

一个特写表现出小松的状态,因为感受到一松心境的变化而放松了,这其实也说明了长男的方法非常有效

所以阻拦了要责备一松的敲锣

后方的敲锣和totti全程不解,其实也是对长男的一种衬托,同样是朝夕相处的兄弟,小松表现出的统筹兼顾的能力让人震惊。在彼女一集中对十四的态度也是如此:

这里虽然一直比较有争议,但是我觉得是彼女的可能性真的是太大了,不说别的,你就说六子生命中有特殊意义值得一提的女性才有几个人。包括他回家之后的一系列举动:

到这里为止,小松都是想要对十四说什么的,很有可能就是他在DVD商店里的发现,但是他听到totti说十四要告白,又看到了十四的表情,这个念头就压了下去,因为仅仅是这几秒钟他就可以知道事情难以改变,不如顺其自然

为十四助兴时表情也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如果彼女真的是AV女优,无论从她心底是否是心甘情愿做这个职业(当然大家都能看出来她是有什么原因的,不然也不会有寻死的念头),在这种观念传统的国家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而十四作为小松的弟弟,在小松心里占有很重的地位,能在这件事情上给予十四理解,我觉得是相当不易的。

在十四告白失败后,小松说了这样的话来开导他:

看到这里真的感觉小松是世纪好哥哥,他为十四做出的牺牲和让步给了这件事情巨大的推动作用,也是对弟弟的关爱的直接体现。给予弟弟们引导、尊重、信任,这一点有些像卡拉,但是和卡拉不同的是他这种理解和展现温柔的范围仅仅是六子的小团体及相关的人(父母、彼女等)。小松和卡拉的区别也不止体现在这里,还有在他们对于解决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方法,拿一松事变举例:

都说出这种话了,你肯定故意的吧!!

这里小松说的话其实也是给一松台阶下,但是他和卡拉不一样,小松是引导一松说出自己的心声,卡拉是尊重、不涉足

包括这两个意料之外的情况,小松的脑内基本没有什么抵触的想法,一方面是体现他的包容,但主要还是因为这不会影响到兄弟六人的小团体的和谐,毕竟就算兄弟们之间谈恋爱他也可以理解,然后用他作为长男的特殊领导力让其他几乎是无条件追随他的人都接受。

但你这显然是瞎搞好吗??

你接受卡拉和一松我能理解,可是一松对你“告白”之后你那是什么反应啊??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自己还是个独立的人啊??

有位太太说小松就算真的被弟弟告白也会接受,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他做事的出发点就是保护这个小团体。所以我觉得他欺负敲锣和卡拉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最有打破这个乌托邦的可能,敲锣天天想找工作找女朋友,卡拉对兄弟的洞察力和统观全局的能力仅次于他。但是因为他太了解他们了,知道敲锣顶多是动嘴皮子,卡拉不得人心,所以大部分的时候都高枕无忧。其实很容易就能发现,小松展现出来的一切能力都和他的弟弟们有关,没有了他们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但是好在这几个弟弟基本都是小松信徒,小松这种与生俱来的领导地位几乎是决定性的,我觉得只有一次真正威胁到了小松,就是totti打工那一次,但是到了最后也是以totti的一句“我回来了”结束。

小松为了维护这个小团体所做的行为真是数都数不完,我在此挑选几个比较明显的地方:

在就职一集中轻松求助于他时他开始把话题支开

连工作都要六个人一起做一份

把弟弟们往坑里带的日常

在空松询问他的时候做出这种回答,我之前分析过卡拉的“痛”是“沉浸于‘我被大家接受’的设定里”,好不容易有这种怀疑自己目前状态的表现,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好好引导、让他知道自己在大家心里的重要位置。小松的说法是让他改变周围的感受,其实,你说这有什么道理,就是让他自我欺骗,totti都能看出来,这种方法不对啊。

对Totti打工做出了这种发言,“大家都是啃老族就你偷偷开始工作难道不觉得很不好吗”这种话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明明totti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才这么做的,他这种说法和现在一些拒绝进步的人以无知为荣、嗤笑进步者“不正常”有什么区别?而且totti虽然情商短路,但是有一些事情他用不着样样报告,即使是六胞胎也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到此为止,可以看出来,小松对于六子的掌控能力是极强的,这一点和一松的那种还不太一样,可以说更高一筹,他明白事情的始末,也随时可以对兄弟们做出引导,只是取决于他想不想,可谓是随心所欲。加之几个小松信徒无条件追随,这个小团体才得以维持至今。

出租女友一集中有一个细节,就是六子请嫌代和豆丁美去吃饭的时候:

十四旁边状况外的就是小松,不如说他们两个都是状况外,接着小松敲桌说了一句“不,好奇怪啊!”

其实我觉得这里的小松对于两个出租女友也是有所警惕的,因为要满足她们而愈来愈向现充方向发展的六子(或许应该除去他自己和十四)好像走错了轨迹,而且交流的时间肯定会不可避免地减少。但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毕竟小松最后也没有实际的行动。但如果真是如此,那可以说小松对于六子以外的任何事物都抱有很高的警戒心(说不定真的泡到妹子也会和弟弟们共享)。

但从这里也可以感觉出我开头说的,小松对弟弟们的依赖就像弟弟们对他一样强,甚至更强

几分钟见不到弟弟们就要出来找

被弟弟们嫌弃之后就去找豆丁太诉苦

对于弟弟们来说,小松是主心骨,而对于小松来说,弟弟们也是他生活的中心,因为他的领导地位是在有五个弟弟的前提之下才能成立的,而且作为小松来讲,二十五年的人生中接触最多的就是弟弟。小松的社交圈是很小很小的,尤其是长大后还不如小时候,所以这也就造成了他领导能力的局限。对于他们这种全员啃老的根本原因,小松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为了维持兄弟们之间的关系,他选择带领弟弟们越走越深。

24集中小松的暴走也是小团体被打破之后他因为无力挽回而表现出的愤怒,其实他是真的很爱他的弟弟们,无论是对于一松和十四那种关怀包容,还是对于敲锣和totti的那种努力打着圆场阻止他们离开,你说他是占有欲强也好,其他什么也罢,他对弟弟的爱你是不能否认的。为什么要保持在啃老的状态下?肯定是因为这样最好掌握,大家每天都腻在一起,知根知底,仅限于六人的范围去找解决办法对于小松来说是很简单的。

24集中有这样一个细节:

仔细看一下totti抽他用的海报

其实就是当时小松对敲锣说的旅行宣传海报

你的目的难道不是希望我们变好吗?现在他勇敢地迈了出去,你为什么搅局、让他不能安心独立?你对得起当时和他的约定吗?你太自私了、太幼稚了。

我觉得小松肯定也想到过最先明白他们之间这种不合理怪圈的是totti,其实这一切的发展都很合理,最起码在他对弟弟们的解读基础上是可以理解的。小松对于弟弟们的关怀让他显得多么可爱,在之后大家各自独立时就会显得多么可怜,而这些在他的秘密被揭开后转化成的可恨也是同等的,所以totti才会那么愤怒。一旦他明白了就会发现自己之前付诸东流的努力实际上是助纣为虐,当然会怒不可遏,因为小松的做法在totti的世界里是无法理解的。明明大家可以过得更好、得到更高的社会地位,你却为了一些自私的原因、利用我们给予你的信任将大家束缚在你身边,这是你想要的吗?是应有的结果吗?

其实这种啃老的方式对他们兄弟六人都没什么实际好处,对于其他五人可能只是无法前进,但对于小松来说是实实在在的压力。作为长男,弟弟们的烦恼会不自觉地朝他倾诉,面对问题无法解决时也都会先找他(这种甚至连父母都比不上)。这种压力其实从小松事变中就可以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

小松在这里说了一堆话,最后还反常地付了钱(但其实什么都没吃),足以看出他内心的波动。长男要负担的东西是很多很重的,而为了能够维持这个小团体,又没法找另一个人来协助,有压力也合情合理,也不排除愈演愈烈的可能。

作为一个长男,小松是优秀、称职的,而作为小松这个人,他真的太过薄弱,是一个极理性又极感性的矛盾体,拿他和任何一个弟弟比他都有一点高于他们的地方,也都有不如他们的地方。他的出发点基本都是他的家庭,整个人都被家庭掏空了,明明有那么多的能力(其他五人展现出的特殊才能在他身上都有所体现)却从来不想着干点别的事。有人说不对啊他还很专一地想泡豆豆子,但是:

兄弟们离开后,即使是豆豆子主动提出约会邀请也不为所动

我觉得小松对于豆豆子更多的是欣赏和青梅竹马的情感,谈不上有多么喜欢甚至爱,顶多是想找她做个固定炮友,和弟弟们一起狂追豆豆子,也不过是享受兄弟齐心时的那种过程(反正都知道肯定追不到)。如果让他在豆豆子和弟弟们之间选择,他肯定会选择弟弟。当然这里的一个转身我觉得还是颇有深意的,不仅是说明他对豆豆子没有那么大的执着,也是体现了长男的重新思考。

在主角争夺赛一集中,小松说:

这里他和卡拉说的是一样的,我分析卡拉的时候说他是希望被善待,那这里我觉得小松则是希望继续保持自己的地位。而24集最后小松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背对门口,头顶上是赤塚老师的画像,这是否代表着他即将从“长男”这个角色中毕业?我不得而知。

小松这个角色可能是staff们为达到《小松先生》抨击社会的终极目的而定型的,但是在我们观众看来又那么真实,作为一个观众我们肯定更希望他们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生活,但作为一个社会上的人来讲,我其实是很希望小松能走出这个小天地的,如果他能走出这个怪圈应该会是个很优秀的人才。

好像有些沉重了,其实我很难写好长男,卡拉和十四是难以表达,但小松就是猜想不透。他的情感很复杂,又很缜密,大概staff们在创造他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个角色拥有了很多他们意料之外的东西吧。私心觉得小松是六子中最成功的角色,他的思考远远高于在座的我们,是一个很有灵魂的人物

这个系列马上写完了,夸了海口要写卡拉中心,然而正好撞上瓶颈期……谢谢你们关注这个系列,最后一篇我也会好好加油!

※TBC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