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争吵

复习SP时感受到Crenny思想层面上可爱的分歧而突如其来的脑洞,有神秘侠的成分,以及微量不值得挂tag的Style。超级短。
————————————————
深夜被豚鼠磨牙的声音吵醒时,被子另一头不出所料地空空荡荡,克雷格撇撇嘴,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如果说九岁时的克雷格可能还对那些所谓的英雄们的献身有些许的崇拜或者向往,那么十九岁的克雷格则不再愿意保留除微妙的尊敬以外的任何情绪。第二天早晨,当肯尼在床上几乎是昏睡时,克雷格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把神秘侠的衣服通通丢进了垃圾桶,力道之大犹如泄愤。
“克雷格·特克!你发什么神经!”刚刚醒来到厨房找早餐的肯尼抓着乱糟糟的金发、冲着垃圾桶尖叫。
“你昨晚的血把地板都泡了,我清理了整整一个钟头。”克雷格说道。
“难道我之前没告诉你吗?”肯尼顶着微微发青的眼窝,露出夹杂着愤怒的不可思议的神情,无话可说似地伸手抓了抓左边的锁骨,“斯坦他们被困在撒旦那儿了,我出面调解了一下……”
“你该和那群麻烦的人扯清关系,别再把小学生的把戏当真然后送死。”克雷格把头上的绒线帽也摘了下来,稍稍用力地攥着拳头,“除非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背着他那个傻风筝飞到加拿大,否则就让他们自己处理那些操蛋的事情。”
昨天的这个时候肯尼正在加热已经吃掉了一半的三明治,面对面吃早餐时他俩对视了一下,肯尼突然笑了,叉子的尖端随着他的肩膀抖动而在盘子上敲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你知道吗?你关心人的方式蹩脚极了,甚至会让人很生气。”克雷格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吃完了生火腿,把一大块廉价黄油抹在了吐司上。饭后克雷格抽了根烟,把摩托车推了出来,肯尼戴好头盔并抱住了他的腰,克雷格感受到熟悉的重量压在背上之后把烟头丢在地上碾灭了。在机车的轰鸣声中他们一路飞驰,在中餐馆门口克雷格刹车,例行公事地回头看看肯尼是否还活着。肯尼快速亲了亲克雷格的脑门,把外套往身上裹了裹,跺着脚往里走去。
今天“克雷尼”家的破油烟机没有再呼噜呼噜地响,甚至连转动摩托车钥匙的喀啷声都没有。
隔着互相吐口水丢铅笔的男生和偷偷接吻的情侣,浓妆艳抹的讲师顶着胡萝卜叶一样的发型,急急忙忙地连话都讲得不清楚,克雷格的同坐凑过来对他说有关女讲师和她的炮友的见闻。克雷格仍然在想昨晚的事,他猜想今早肯尼的不省人事兴许是昨晚从某个可笑的地狱到麦考密克家再到出租屋的结果。估计斯坦·马什搂着他的犹太情人做临终告白时,神秘侠突然一头撞进去,指着撒旦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又被骗了,傻瓜!赶紧去问问你阴险龌龊的情夫都他妈干了点什么!”
早晨的时候肯尼把另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套在可笑的备用紫色紧身裤外面,克雷格靠在门上看着他,然后在他往门外冲刺时大字型抵在门框里,拦住他的去路。
“你今天怎么了?”克雷格在肯尼发问时注视着他那双发怒的眼睛,肯尼的眉毛打了个解不开的结,“你能不能别他妈耍这种臭脾气?事关我的身世和朋友的安危,我必须要出发了。”
在劝说无效后,肯尼狠狠地踩了克雷格的脚迫使他让开:“我要去把斯坦他们救回来,然后搞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等不及可以选择去天堂搬救兵。”
克雷格突然感到恼火,他不干不净地回道:“陪你践行你操蛋的英雄主义?算了吧,别把我再卷进这种恶心人的事情里了。”
彼时克雷格想起童年时头一次看见肯尼的尸体被老鼠啃咬拖拽的场景,那天他一手捂着嘴巴一手遮着眼睛,跑回家趴在马桶上吐了一晚上。隔天他参加了肯尼的葬礼,见到了哭花了脸的麦考密克一家人,而第三天,又有一个又穷又色的穿着橙色外套的肯尼·麦考密克在他眼前活蹦乱跳,而他的父母和兄妹也再没有丝毫难过的神情。肯尼在某个瞬间露出带着失落的复杂神情,让克雷格的好奇心达到了一个未知数值,放学后他偷偷找到肯尼,凑近他低声问道:“你前天死了,是吗?”
可是他们争吵的声音已经让隔壁的邻居按捺不住了,那对暴躁的夫妻凶狠地捶着门,恨不得把他们可怜的出租屋凿穿似的。咚咚的砸门声和肯尼的怒吼让克雷格觉得大脑充血,他一把揪住了肯尼的衣领,然后忘记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如此僵持了约十秒钟,克雷格把手松开,点了一支烟并揣上了没装着几本书的手提包。这一切带来的除了他自己的迟到、肯尼的翘班以外,还有一场空前的冷战。
“随你妈的便,既然你不在乎,我们可以就此别过了——”克雷格离家前肯尼冲着他的背影这样骂道,“再见,中指狂魔,去你妈的!”
——你这个顶着问号的脑袋听不懂人话是怎么回事?肯尼?肯尼·麦考密克?操你的,你知道自己的血有多恶心吗?
想到这里,克雷格怒发冲冠,他一下子站起来夺路而出,把教室的门摔得砰咚作响,背后是女讲师心口不一的尖叫和学生们由衷的欢呼。克雷格大约是知道怎么找到他总是玩着神秘侠把戏的男朋友的,他们可以分享一套睡衣自然也可以分享每日的行程,不过如果让肯尼知道克雷格的一系列行为,他八成会跳脚,然后拒绝再吐露半个字。纵然是肯尼·麦考密克,也不一定知道搬运他尸体的工作早已经易主,不然他肯定会想别的办法。
“你这次最好选不出血的死法。”克雷格边跑边自言自语道,“收尸真是太他妈烦人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