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少女椴子之烦恼

当天空被她裙摆的粉红色浸透时,火红的太阳吊儿郎当地悬挂着、摇摇欲坠,椴子印着小碎花的本子在背包里来来回回地调换位置,稍微不那么合适的厚度成了主人磨磨蹭蹭的托辞。椴子透过窗子眺望,远处操场上的十四子已经挽起了一松的胳膊,八成是嚷嚷着要他陪着打棒球。
帽子有没有戴歪?衣裙上有没有茶水的污渍?她悄悄躲进窗帘的包裹中,举起藏在手心的化妆镜,在里面眨巴被卷翘睫毛环绕的大眼睛。椴子摸了摸口袋,柔软毛线的缠绕里有她用做咖啡厅兼职的工资买来的第一支口红,甜蜜的桃色覆盖在嘴唇上的一瞬间,小姑娘的脸红了半边——头脑发昏、舌头打结,被女孩们暗地讥讽的风云人物,此刻更像个刚刚知羞的儿童,在好奇与迷茫中选择低头寻找能钻进去的地缝。椴子偷偷从书包里拿出用樱花图案的棉布裹着的便当盒,里面有她十七年以来制作的第一、第二和第三个饭团——第一个沾了太多的盐,第二个挤破了外面的海苔,第三个米饭没包住烤鲑鱼。
咚咚的脚步声传来时椴子打了个激灵,木头门撞在白墙上的刹那她冲了出去,仿佛灰姑娘奔向王子似地奔向刚刚进门的兄长。松野空松用胳膊擦着汗,青色的篮球背心贴在他的胸膛上,随着呼吸急促地浮动,宛若少女在恋爱的忧郁中波澜起伏的心境。
“怎么还不回家呀,sister?”空松像往常一样露出两排牙齿,“今天我可赢了场漂亮的比赛喔!”
椴子把紧紧抓着窗帘的手背在身后,薄薄的手掌心里起了一层滑溜溜的汗,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嗯……昨天没有等你一起,真是对不起……”她把便当盒塞进空松的手里,踮起脚微微向前倾,“空松哥哥,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侧身向她,椴子难以注视他眼中的光芒,那就像是浩瀚的银河,让她滔滔不绝的恋慕与渴望的江流也如数灌进了浩渺的宇宙,飘散在那温柔平静的眼里。昨天的这个时候空松正在球场上练习,高挑挺拔、凹凸有致的女生组成的拉拉队挥舞着彩色的缎带,宝特瓶里的清水在聚光灯下一闪一闪地发亮。他好像每次向观众席看来的时候都会特别起劲儿,或许是因为高中男生都喜欢发育成熟、面貌姣好的女孩子。椴子坐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低头看看自己苍白的手指、平坦的前胸和稚气未脱的打扮,又想了想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的时尚女郎的模样,翻出印着粉红色兔子的钱袋又数了几遍,然后像抱着宝贝似地带着它从后门逃离了那里。
背对着黄昏的斜阳,她在充满期待的注视下慢慢地解开了发绳,露出隐藏在麻花辫中间的一抹因为囊中羞涩而不得不选择挑染的栗色。少女轻轻理了理微微干枯的长发,纤细而白皙的手指像一把羊脂玉打造的梳子。
“好……好看吗?”她支支吾吾地问道。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