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本系列的倒数第二个故事

我前几年做梦总是梦到弗兰克,他仍然那么光彩照人,调侃说他比我们任何一个都年轻。我气得直掉眼泪,可伸手一拽,他又无影无踪、不知去向了。
在这漫长的十七年中,我不止一次地反问自己,究竟是我错了还是这个世界错了?是我的浅薄的认识害死了我的爱人吗?是我让弗兰克肆无忌惮地与柯克兰你侬我侬吗?是我进行了一场荒唐的婚礼使我的孩子落下话柄吗?我所做出的诸多微小的选择,在接下来的人生中像夕阳下的影子一样被拉长放大,乃至影响到我的整个生命。
而现在这一切大概都要走到尽头,我深深地感到自己韶华不复,阿尔弗十八岁生日一过,我便完成了我所有的义务——但我不甘心呀!我怎能仅仅把他引导到社会的门槛前就放手呢!或许他二十二岁时会和他父亲一样让他的爱人带着孩子奔赴大洋彼岸,或许他二十五岁时会和他娘舅一样用碎砖块在道路中央建起壁垒,这些有关我最爱的儿子、我唯一的精神支柱的故事,我都无法亲眼目睹了。而对于柯克兰,我将怀着满心愧疚去祈求上帝,让他保佑我这位兄弟平安长寿、得以善终。
窗外的树叶已经开始凋零了,这让我想起弗兰克的葬礼——我现在已经不再忌讳与死亡相关的词语了。我不知道那些刽子手是否也有兄弟姐妹,如果他们有,决计是不会这样无情的,否则真的是冷血而没有人性。我越是想到我们终有一天要面对死神、为了不让我们见到他时有所不甘而努力生活,就越是觉得我这一生碌碌无为,我没有带来任何幸福,也没有阻止任何不幸。要说我大约是过得最安逸的一个了,就连即将死去的时候也是躺在这洁白的床单上,盖着暖和的被子,甚至闻到的气味都是令人心安的。想想可怜的弗兰克、安东尼和基尔,粗糙硌人的沙子、冷冰冰的打字机和穿透喉咙的子弹……我仿佛又看到我们从尸山中拖出满脸血污的弗兰克时的场景,这是我此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而现在的事实是,我即将同他在一起了。
我听到阿尔弗在喊我,上帝呀,我多希望现在自己能直起身子来抱抱他,告诉我最亲爱的孩子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我也听到了柯克兰的声音——或许我用不着这么严肃地称呼他,但我打心眼里感激他。如果没有他我将无法为弗兰克正名,和阿尔弗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甚至于卖掉母亲的首饰和我的头发。但凡我现在能发出一丁点声音,我也不会这么沉默着躺在这里,像个可怜兮兮的稻草人。
弗兰克走过来挽着我的手,叫我同人间道别,我这短暂而惭愧的一生也告一段落了。我看见安东尼和基尔在前面举着酒杯冲我示意、查瑞拉牵着他们夭折的孩子,死后的世界是如此温暖友爱。这或许是为了弥补我无法陪伴阿尔弗的遗憾,但那真的是无可奈何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