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泾渭分明

他是出了什么事的,一只清亮一只浑浊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偶然跑到这个地方时,那清晰的眼中的景象被一层厚厚的积水切割得支离破碎,并很快从他的眼眶中坠落——悬在空中的红色太阳正蔫头耷脑,沙滩吞吐着海水,在破碎的礁石旁边是缓缓爬动的寄居蟹。充斥整个海岸的热浪将他包围,他脚下惊惶地挪动着,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最后他翻越栏杆跑来,另一只瘪下去的、眼皮可怜地耷拉着的,在奔跑中见到了一片昏暗的荒凉的沙漠。
接着他被一个沙坑绊倒了,翻滚时带起的沙子粘在他本就沾满汗渍的干巴巴的运动衣上,远远地就能听见他的呜咽声,在滚烫的风里蒸发殆尽。他倒在潮湿的沙土里,冰冷的海浪一下一下地冲刷着他干净的脸颊和乱糟糟的短发,在他覆盖着一层短短绒毛的皮肤上舔吻,在他的裸露出血色的嫩肉上撒盐。
他慢慢抬起头来来,在夕阳映照下的金灿灿的脸庞上有一抹青紫的污垢,他眼中的困惑多于恐惧、迷茫多于仓皇,在他不长的十六年人生中,美好的词汇把他包装得比超市里的糖果还要甜蜜。他开始大哭,他的眼睛一只被海水冲得刺痛,另一只被拳头打得麻木,两只眼睛流出不同的泪来,顺着下巴淌到地上,像两条无法交融的河。挺拔的树木投下来的长长的影子十分狰狞,海鸥的叫声也变得凄厉起来,不再有天真的孩童拍打着沙子堆砌的城堡,缤纷的遮阳伞收拢了鲜艳的色彩。
他突然变得癫狂,振臂高呼出含混不清的口号,然后扑倒在地,不知是在哭泣还是在大笑。他颤巍巍地在沙滩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任凭海浪将它卷带而去。他忍不住用拳头狠狠打在地上,让柔软的包裹坚硬的,让无所顾忌包裹惴惴不安。
“别等我、别等我了……”他喃喃地低语,又倏地起身,像搁浅的鱼一样呻吟,将手伸向摇摇欲坠的太阳。

闲谈六

【预警】

以下全部是非常自我的说法,只对人不对事,无法作为任何参考,啰嗦、多图、自说自话、基本是扯淡。

————————————————

在非(ke)常(yao)亢(ke)奋(hai)的状态下,准备写十四。不要怀疑,我真的是十四厨,自从喜欢上这个可爱的宝宝之后连写东西的风格都变了【这个是真的】

为什么要在开篇先站个队,就是想告诉大家,比起前几篇的扯淡、自说自话,这一篇会加上更汹涌的主观评述还有时不时犯病,以及不听任何黑十四的话。为了十四宝宝摆出任何强硬的态度都是值得的!十四宝宝太可爱啦!用一张图表达:

其实初看《小松先生》的时候我觉得好像只有十四比较像这个不正常的世界里的人、十四一定是成长轨迹中出现了问题,然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有问题,反而是十四一直保持着他的本来面貌。

我们对十四的直观印象肯定是很癫狂的,我以前形容十四用得比较多的一个词是“荒谬”,因为他确实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活跃开朗到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我的基友吃了我的安利第二天之后就对我说只记住这个“小智障一样”的十四了。最先破除这种印象的必然会是超能猫一集。

其实超能猫这一集主要是解读一松的,但对十四也有一些擦边的地方,最起码你从这一集就能很直观地感觉到十四并不是傻乐呵的问题儿童,反而是很内秀的。

本身找大裤衩博士的这件事就是十四提出来的,而且是在一松有点扭捏的情况下两个人一起来到了这里。你说十四怎么会这么有信心、在一松口口声声说他“多管闲事”的时候坚持这么做呢?因为他能明白一松心里想什么呗。

在这儿有我个人的一个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分析一松的时候说过,如果一松仍然惧怕未来、不愿前进,即使有一天他真的变成了猫也会感到孤独,因为猫也有悲欢离合。联想一下这里,十四让他听懂猫的语言是否也有提醒他面对现实的意味呢?当然这有点阴谋论的味道,大家可以左耳进右耳出,但是总之,十四绝对是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思考的,思考与否只是取决于他想不想

一松你这句可是说错了,十四的社交圈说不定比你广得多的多,而且他绝对有与人顺利地交流的能力,就职一集中就有一个细节:

和路边乞丐的关系很不错

你说,他和这类难以捉摸的人都能成为朋友,难道缺那一点和所谓的正常人交流的能力吗?当然不缺,看看彼女还不明白吗?之后也有十四在漫展上卖本子的情节:

(先贴一下这张,因为这套私服实在是太!可!爱!辣!)

所以说,十四也不是任何程度上的交流障碍,交流与否只是取决于他想不想

十四在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和自己比较亲密的人的关系时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出色的。超能猫一集中一松恼羞成怒之后十四有一个特写:

我觉得松的制作组在分镜上是很用心的,每一个特写都有些意味,比如这个。十四的笑容(在十四girl和boy看来都不算笑容了)已经明显没有那么灿烂了,说明他可以意识到超能猫的说法触碰了一松的痛处,所以他开始感到自责。而自责的结果不是消极地等待或者逃避,而是勇敢地去面对和解决,并借超能猫之口向一松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这样比他自己说要真挚、可信得多,满足了一松的安全感

24集中十四也有过一个意味深长的特写:

这是在小松责怪totti没给他酱油之后出现的,紧接着十四就掏出带着他签名的球棒作为礼物给了敲锣(在此之前卡拉率先给了敲锣礼物),由此引发了大家集体给敲锣塞礼(la)物(ji)的桥段。之后十四就跑来跑去,每一次都会撞到小松,并且大喊口号、做出“家族式搞笑”,稍微一想就能感觉到这是在活跃气氛,而且结合平时的状况,我觉得十四撞小松也是故意的,但是他失算了,或者说低估了小松对六子这个小团体的依存程度……

大哥!你别踢他!!你要踢就踢我吧!!

好吧,其实我很满足了,因为通观动画全篇,除了这一次十四从来没挨过打,都是全家乃至外人一起宠着。你会发现十四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包括时常被大家嫌弃的卡拉,第八集ED后面还有筋肉二人在房顶的合唱(超绝可爱):

我觉得色松两个人可能是普遍意义上很难相处的两个人,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好,而是因为很多人不会也不能抓住他们的节奏、不懂得体谅他们的情绪,而十四就可以做到。这不仅是在这件小事上体现出他对家人的关怀和重视,更体现出他对人事的理解是很深刻的,至少保持良好人际关系的方法是了然于胸的。空松事变前六子吃关东煮时也有一个细节,就是在豆丁太表现出不耐烦时十四很大声地说关东煮很好吃并想再来一碗,我们都知道豆丁太最重视的就是他做出的美食,所以这是对他很大的肯定,以至于之后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多可爱多贴心的宝宝啊,你说这么懂事的孩子你怎么忍心说他是个白切黑呢?

他本来也不是一张白纸啊。

我刚刚说的这两点是针对作为一个成年人必要的思考和交流能力来说的,换言之作为一个成年人就应该具备这两点,可能不如十四做得好,但是肯定是人人都有的。下面就要说十四超乎常人的地方了。首先比较明显的一点是他可以在一个普通的社会人和他自己之间自由切换,这一点体现最明显的是彼女一集:

一下子变回了普通人的十四让兄弟们感到震惊,其实相当好理解啊,一个平时睡前都要乱动乱蹭的小家伙突然一动不动地呼噜着睡着,你说这不让人惊讶吗?(实在是太!可!爱!辣!!)

为什么十四突然变回了普通人?因为他想和彼女在一起,而为了承担在未来照顾、保护彼女的责任,就首先要回归人间。其实十四在感情上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被喜欢的女孩拒绝了也会伤心地大哭,释然后也会和着眼泪大笑,只是让他这样喜欢的女孩不多而已:

追赶列车时十四露出的表情就是他拥有这种情感的最好证明,但这次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了。正是因为这种感情实在是太来之不易,所以我看着一段才格外撕心裂肺,为了彼女十四可以放弃他原本的生活方式、放弃他自己,这是多么巨大的牺牲。其实他们已经彼此拯救过一次,我觉得即使这段感情真的成为回忆,彼女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想起这个人吧,毕竟“在搬家的时候还见到某人的话,确实也是很麻烦的呢”。

十四和兄弟们讲起和彼女的初遇时最后说“我救了她一命”,敲锣反驳说是十四被救了,其实他们说得都没错,只不过敲锣说的是肉体,十四说的还包括精神。彼女准备自杀的时候看到了元气十足的十四(其实我觉得十四在海边挥棒很久也是有担心彼女的原因,可能准备随时去救),内心多多少少地受到感染。另外这里有一个细节:

这个表情显然是恢复意识了,那之后马上就从各个部位喷出水来是干什么?

快速驱赶彼女心里的愁绪让她至少现在不要那么低落啊。

其实我觉得到本集最后,十四也被彼女拯救了,彼女最后的笑容让十四的心结打开了(尽管她在十四看不到的角落里还是默默流泪),让他能在失去她之后做回他自己、继续生活下去。总之,彼女一集是一个用爱组成的故事,每一个人都心怀善意,比我看过的任何一个表达爱的剧集都要成功,十分平静地讲述了这段短暂却纯净的恋爱,同时在最后给予了每一个人希望。当我深究彼女的背景时,我反而没有像网络上普遍的那种很“黑”的感觉,彼女的背景越是不堪回首,我越觉得他们两个人勇敢真诚、懂得付出和牺牲,这是现实世界中多少所谓健全的人都做不到的事?又有什么立场去嘲笑他们呢?

所以说,十四的情感方面也没有任何障碍,反而比别人更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无论是亲朋还是恋人,只是看他想不想、这个人值不值得。

我讲到这里可能会让大家产生十四很感性的印象,但其实根本不是!我讲这么多完全是因为说到这两个天使就容易跑题!我们是在说十四可以随意变化自己的状态!记得吗!

我在刚刚的叙述中三次说到十四做某事与否只是在于他想不想,一个人很多事都能做到、只取决于他的意愿,那应该是很了不得的人了。而十四还不止这些,连他本人的状态都是被他自己牢牢掌握的,在24话中有一个细节:

注意看十四的表情,短短三秒(真的是三秒,可以回看数一下)就把自己的角色调换过来,由十四松成为了社会中的十四松,这种强大的理智和控制力实在是太惊人了。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精分不也是这样吗,所以我现在要说的是,十四对自己的这种能力有清醒的认知,或者不如说,他对自己所做出的一切行为都有意识、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一点最好的证明就是他的自我意识就是在俯瞰世界

(为什么官爸不出十四自我意识的手办!!)

根据我分析轻松时说到的,自我意识过高是太把自己当回事,那十四的这么高,算不算自我意识过高?

当然不。记得totti在指责敲锣时说过的话吗?敲锣嘲笑totti闪闪发光的自我意识和自己差不多时,totti说“确实我的闪光很耀眼,可也还在自己身边,能控制”。所以,区分自我意识是否过高的重要前提是自我意识能不能被本人控制。但你看,十四就坐在他的自我意识里欸,相当于牢牢把控着自己对自己的认知,那他必然有俯瞰世界的能力,可想而知这是什么样的智慧和高度。不说别的,就十四松与概念那一集,能思考深奥的哲学问题的人,难道会是一无所知的吗?

说到这里不得不请一位专业解说来为我们总结一下:

是的,十四松就是十四松,没有光明与黑暗之分,就是十四松这个物种,尽管熟知人间的运行模式,但他有一套自己的工作系统,而且可以在两种模式之间自由转换,如果他到了别的星球就能再生成一套适合那个星球的工作系统,只是因为他在这里两个系统都适用(大家都宠),那肯定怎么自在怎么来呗。

为啥我笃定地说这就是十四自己的状态呢?

返璞归真嘛,他出生时是这样,中间经过了一段时间又回到了这样,也就是长期以来他都压抑着自己的天性,你说这不是理性的极致吗?我去看了昭和时期的《小松君》,虽然全程区分不了六胞胎,但是看到一个总是面露难色又比较爱哭的应该就是十四没错了,大概是随着成长过程中发现许多无法理解、不愿参与的事情之后感悟了什么吧。十四把自己放空了,婴儿需要什么?无非就是吃饭睡觉再做点愿意做的事。所以十四也时常表现出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少有的童真

(觉得十四把圣诞老人绑回来也是因为兄弟们不相信他,想要证明一下自己说的是对的)

其实十四在日常中也偶尔表现出犀利睿智的冰山一角。十四的角色好比隐士智者,不轻易参与世事,大智若愚。十四偶尔的发言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引导,希望事件有一个更好的发展。举豆豆子做偶像时的例子:

多么耿直的宝宝啊,其实我们都可以感觉到他是一语中的,第一张是在讽刺这种作秀煽动观众情绪的自我推销方式、第二张很含蓄地说出了阻挡豆豆子偶像之路的就是鱼元素,但是他很少真正参与最终的决断,点明这种事基本是卡拉来做(所以经常挨打)。所以我说十四是智者隐士,他就是平时不显山露水、明哲保身,他也是很慈悲的,但这个建立在他自身安全有保障的基础之上,虽然显得不像卡拉那么无私,但这样的十四不会受到排斥,也就更容易做自己想做的事。但个人认为他主观上很少有伤害别人的想法,基本上就是大家做啥我做啥,但是我不做绝(有一些是可能并不是真正想做的)。

就职一集化身砸车办的六子中,和其他人那种可怕的武器比起来,十四的小锤子简直就是卖萌

空松事变时砸卡拉的东西是个碗,而且还扔得很偏(可回看观察),感觉就像是随便掺一脚,日常和卡拉的关系也相当好

星爸爸一集中的表现基本上就是一边叫着“totti”一边围着哥哥们玩耍,最后也没有被拖进厕所,而是乖乖地擦着地板

出租女友一集中镜头很少,而且基本都是状况外

所以我说,想要娱乐消遣去看《小松君》比较好,《小松先生》毕竟又长了十来年,心眼多了,要和观众斗智斗勇了。

最后再说一个近期才发现的细节,感冒一集中有这样一个画面:

是不是可以明显看出几个不是十四的十四松呢?比较明显的可能是两个一松,其实还有一个卡拉和一个很像totti的小家伙。我看到这里觉得官方真是一潭深水……这是在说人人皆是十四松,还是说人人皆可为十四松呢?

这时再看看主角争夺战最后十四收尸的情节,感觉很有深意,他就像一个世外之人,收尸时不断地说着“辛苦了”,就像是对这些角色拼搏至此的肯定。人生不也是这样吗?最后的结局都是死亡,但只要好好地走过了这段人生,死亡的时候也可以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对自己说一句“辛苦了”。十四只是代替了我们提前做了这样的角色,带着一种对世人的盲目前进的关怀与怜悯。

我之前写了五篇个人对六子的理解,每一篇最后都是提出对他们未来走向社会的期待,而十四这次,我绝对不会说让他走向社会、面对现实的傻话,这个社会对于他的意义没有像对于其他人那么大。我最希望的就是十四能够保持自己的模样,有想做的事就去做,没有就快乐地生活下去,就像歌里唱的一样:“我欲成仙,快乐齐天,变幻出神话在风中流传,真心走过每个瞬间,再来对孩子款款笑谈。”

……我没有说十四是猴子的意思【。】

到此为止这个系列就结束了,总而言之我对六子的理解大概就是这样,结合这些再去看我写的那些梦话大概会更好理解一些。当然并不是强硬地让大家接受我的观点,毕竟我也不是官爸……看个热闹就好啦。

感谢读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