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杂食性动物,关注请谨慎。

赫拉克勒斯面见赫卡忒

此处取赫卡忒为倪克斯一系子女的说法,作为天地之间的大女神出现。

————————————————

除却万神之领袖,世上一切拥有智慧的生物都不知晓这将是一位绝无仅有的武神,他的光辉的名字将写满在橄榄的枝叶、牛羊的身躯和少年人的心头。妒忌着他的天后的十二项苛刻的任务即将成为他诸多成就中的一枚勋章——赫拉克勒斯正站在倪克斯珍爱的女儿面前,女神手执火炬与紫杉,苍白的脚腕轻柔地蹭着趴伏在地上的刻耳柏洛斯的肚皮,仿佛它是乖顺的绵羊。

伟大的赫拉克勒斯——他应当立刻上前击败这恶犬,以他的力量和速度,即便是这可怕的地狱守门犬也不得近身。但他正为着些复杂而深切的情愫踟蹰犹豫着,赫卡忒于是注视着他:“宙斯的私生子,你将对神的伙伴犯下何等罪行?”
英雄回答:“不,我前来赎罪。”

与神之主宰共享天空、大地和海洋的女神威严地挥动火炬,红光映照出赫拉克勒斯伤痕累累的身躯和疲惫的面庞。这是何等邋遢的一张脸,胡须和尘土掩盖了他英俊的面容,只有那双眼睛还在向神诉说:我欲言却止,只因我功成名就,但夙愿未了。于是赫卡忒将岔路照亮,使英雄得以窥见她的表情:“你应当是聪明的,何苦不等待我离去,再同刻耳柏洛斯战斗?你须知,我不会因为你英勇的传说而动摇、将它拱手让人。”

披狮皮的战士回答:“我知晓你是天地当中的大女神,即便我的父亲有着那等地位也要予你以尊重和畏惧。但我相信你并不铁石心肠,因为我常听到伙伴向你祈祷——能得到这等爱戴的神,难道会是凝冻的雕塑吗?况且我的愿望是这样的普通和迫切,我愿意以我全部的荣誉换取。我不需要你将刻耳柏洛斯交到我手中,我可以凭着我的拳头打败他,因为我曾用他们打败过他的兄弟——为害一方的涅墨亚猛狮。”

女神露出一丝如人般温情的微笑,被明目的英雄尽收眼底,他继续诉说:“你是所有看到厄俄斯之曙光的孩童的教育者,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是你的得意门生。而我,我不仅拥有这样一个学生,还拥有这样一个通达的朋友、坚强的战士、美丽的男孩,我们同衾共眠、衣食相伴,但就在我回身眺望海面的一瞬,他便消失在水泽边,仅留下一只青铜水壶。”

他的记忆即刻被抽离,乘着南风回到米西亚港口,悲切重新填满他的胸膛——我们分明是须臾不可分的!他想。我至今不知许拉斯的下落,他究竟是落入野兽之口、还是被什么疯子强盗掳走?我甚至没有听到他的呼救,只顾着拔那该死的冷杉,波吕斐摩斯怎么可能同我一样身心俱焚一般地呼喊和寻找他?但如果他已死,我应当还能在此得到与他相见的机会,只消我用语言打动这位岔路的女神了。待那时一到,我便拉着他、抱起他,将他带离这冰冷阴暗的地方,让他沐浴阳光,求我的父亲给予他更长久的生命。

而赫卡忒已然看穿了他的心思,她曾听到在密集的森林之中,宙斯之子跺碎枝叶和石头的脚步声、将死的雄狮一般悲恸地嚎啕着一个名字。他的眼泪渗进神泉旁湿润的泥地,滴落在她消瘦的面庞上,与浸染美貌的少年的水泽混合。水与忧郁同凡人的躯体不和,许拉斯不久便在水泽的洞穴中、宁芙的亲吻中闭上眼睛,他来到此处仍旧踌躇着。冥后问他:“美丽的孩子,你应当去往福地、那无忧无虑的温暖圣境,为何还在这里悲伤徘徊?”

美发的许拉斯回答:“尊贵的神明,我中了水泽仙女的计谋,但岸上仍有我所珍爱和挂牵的人。我原本要到这极清澈的泉水中为他汲取佐餐的饮料,可我现在再也无法捡起那青铜水壶了,他将如何度过接下来的征程?他还要在阿尔戈号上摇桨,人人说世上不会再有他这般的英武,可拥有了这些他就不算是个需要关怀的人了吗?”少年失声呼唤起被歌颂者的姓名,“啊!赫拉克勒斯!我愿你永不到此——爱丽舍乐园何其友善美好!但你不属于此地,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呼声,就尽情地前进罢!”

于是她叹息着说:“我无法将他带到你面前,这是我职责之外的事,尽管我的特权并不受限,但我不能打破一些运作已久的法则以满足某人的私欲。世间一切事物皆有其命运所向,他如此,你也如此,费力寻找只会消磨你的青春,你虽然有一半的血液来自于神,却没有不死的身躯。去罢,赫拉克勒斯,完成你的赎罪。”

赫尔墨斯早以神力附耳于女神,赫拉克勒斯的父亲发出请求,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带走刻耳柏洛斯复命。但赫卡忒深知,巨大而沉重的失望、伤痛与自责已经再一次席卷了英雄的内心,于是她以脚趾轻踩刻耳柏洛斯的尾巴,随后匿身于黑暗,等待赫拉克勒斯与凶兽的酣战。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