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近况及暂别陈词

大家好,我是青子。
我没有这样正式地同关注我的二百二十四位朋友介绍过自己,但是我一直认为拥有你们是一种财富,很长一段时间你们的小红心和小拇指都是我前进的动力。我很高兴,在这个凭自我论英雄的地方能够遇到你们,衷心地感谢。
那为什么我要在今天卸载LOFTER呢?
正如你们给予了我肯定,在大约一周多前,作为美术类考生的我在同一天接到了来自江南大学设计专业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论专业的两封合格通知,央美的排名甚至高达全国第六十余名。对于一个应届学生来说,这是一件不可思议而且让人无比振奋的事情,但是自打交出报名费的时刻我就明白这两所学府的高度,因而我感受不到狂喜,只有巨大的压力和挣扎。
2015年石家庄的天气恶劣至极,夏季如置身海南,冬季低温直逼东北,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怀着热忱把中断了两年的专业课拾起。校考期间,我攒了十余张准考证和火车票,由于省内四川美术学院的考试与外省江南大学的冲突,我不得不在软座车上从石家庄连夜赶往沈阳,四点半到没有烧暖气的麦当劳喝了两大杯咖啡,回家的晚上在卧铺上颠簸失眠。央美的北京之行还算顺利,而鲁迅美术学院的大连一站却让我在冰冷的大风中等了一上午的准考证,回到宾馆才发现两条腿都已经冻伤了。
这些努力我没有辜负,我得到了我应得的肯定,为我自己的能力做出了证明,现在我要争取高等学府的最后青睐。为此,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未画过一笔画,大量做题以求回到离校前的文化课水准,我想,这种痛苦我都能克服,暂时见不到你们也不至于让我太难过。
我希望你们能够看到的、喜欢的作品不仅出于你们所欣赏的我的双手,更出于被真正有才华和能力的人欣赏的我的手,我更希望诸位能从我的文字或图画中感受到哪怕一点的力量,也希望我的以身作则能够带来正面的影响。这是对我自己负责,也是对支持我的你们负责。
今当远离,临文忧叹,不知所言。
最后,愿诸位安好,六月再会。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