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泾渭分明

他是出了什么事的,一只清亮一只浑浊的眼睛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偶然跑到这个地方时,那清晰的眼中的景象被一层厚厚的积水切割得支离破碎,并很快从他的眼眶中坠落——悬在空中的红色太阳正蔫头耷脑,沙滩吞吐着海水,在破碎的礁石旁边是缓缓爬动的寄居蟹。充斥整个海岸的热浪将他包围,他脚下惊惶地挪动着,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最后他翻越栏杆跑来,另一只瘪下去的、眼皮可怜地耷拉着的,在奔跑中见到了一片昏暗的荒凉的沙漠。
接着他被一个沙坑绊倒了,翻滚时带起的沙子粘在他本就沾满汗渍的干巴巴的运动衣上,远远地就能听见他的呜咽声,在滚烫的风里蒸发殆尽。他倒在潮湿的沙土里,冰冷的海浪一下一下地冲刷着他干净的脸颊和乱糟糟的短发,在他覆盖着一层短短绒毛的皮肤上舔吻,在他的裸露出血色的嫩肉上撒盐。
他慢慢抬起头来来,在夕阳映照下的金灿灿的脸庞上有一抹青紫的污垢,他眼中的困惑多于恐惧、迷茫多于仓皇,在他不长的十六年人生中,美好的词汇把他包装得比超市里的糖果还要甜蜜。他开始大哭,他的眼睛一只被海水冲得刺痛,另一只被拳头打得麻木,两只眼睛流出不同的泪来,顺着下巴淌到地上,像两条无法交融的河。挺拔的树木投下来的长长的影子十分狰狞,海鸥的叫声也变得凄厉起来,不再有天真的孩童拍打着沙子堆砌的城堡,缤纷的遮阳伞收拢了鲜艳的色彩。
他突然变得癫狂,振臂高呼出含混不清的口号,然后扑倒在地,不知是在哭泣还是在大笑。他颤巍巍地在沙滩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任凭海浪将它卷带而去。他忍不住用拳头狠狠打在地上,让柔软的包裹坚硬的,让无所顾忌包裹惴惴不安。
“别等我、别等我了……”他喃喃地低语,又倏地起身,像搁浅的鱼一样呻吟,将手伸向摇摇欲坠的太阳。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