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她来了,捧着用白色的餐布包裹妥当的便当盒站在那里,把黄色的毛衫往下拽了拽,想让它盖住自己变宽了些许的臀部曲线。她的不安和幸福都通过脸上的红晕映在那个人眼里,隔着一条窄窄的、厚厚的玻璃,直勾勾地打在他的眉心。敲打时笃笃的声音清脆得像她本人一样,他把眼镜摘了,清清嗓子又张张嘴,挑选了一个最合适的语调来说出应允的话。
“请进。”
“打扰啦——”
她恭恭敬敬地把门推开,煞有其事地鞠上一躬,迈进来的第一步还算得上矜持,第二步就立刻活泼得像飞出笼子的小鸟。她转了个圈,百褶裙随着上下飞动,她因为运动而线条刚硬的腿让人忍俊不禁,他看了一眼就轻笑出声。她歪着头把他的公文包推到一边,便当盒落在桌上时咔嗒响了一声,她摇头晃脑地说起有的没的的话来:“今天音乐教室里钻进一只猫咪喔,是老师喜欢的三花猫,多亏它进来,不然我吹竖笛跑调的事情要被发现了。”
“你唱歌很好听,应该很讨桥本老师喜欢吧。”
她没有停下解开包着便当的餐布的手,只是歪头冲他吐了一下舌头:“只有老师会这么说我。”
“啊……很寂寞吗?”
“不,很开心才对!”
“今天是三明治吗?”
“不对——是我自己捏的饭团!老师总是收到三明治便当吧?用粉红色的盒子装着的。”
她解开的餐布下露出温暖的鹅黄色,规规矩矩的三角饭团旁边,章鱼香肠的形状饱满可爱,红彤彤的圣女果安放在缀着新鲜水珠的生菜上,粘稠的蛋黄酱包裹着煮熟碾碎的土豆和胡萝卜丁。他低着头看了一会儿,她的指甲很漂亮,一小块一小块的干干净净的粉红色镶嵌在健康的微微发黄的皮肤上。
“没有,也没有经常收到。”
“每天都有一份不也很好吗?老师不用为午餐操心了。”
“我听出来了,你是嫉妒的吧。”
“什么,我才不会嫉妒老师啊,如果我想要,可以每天都和真由理交换便当,这样我们都有一份了。”
“那以后和我交换怎么样?不然如果我收不到的话,不就像过气牛郎一样可怜了吗?”
“什么啊,明明每天都在白吃白喝,真是狡猾!”
她歪头笑着接过他递来的沉甸甸的灰蓝色的便当盒,抿着嘴慢慢打开又猛地关上,昂首挺胸地看着他。
“先说好,如果有煎蛋的话我要退货喔!”
“那白煮蛋呢?”
“真是的,都说了不要——”
“为什么呢?不吃蛋的原因,可以告诉我吗?”
“因为会有味道,被麻美闻到要笑话我了。”
说着她有些生气似地打开盒子,拿出里面切得整齐妥当的半个白煮蛋,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蛋白就坚决不肯再碰了,尽管他把自己的香口胶如数塞给了她也是如此。那之后她慢条斯理地吃起青花鱼来,嘴里念叨着汤豆腐和年糕,直到他吃圣女果时飞溅而出的汁液沾到了她的手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