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子

【米加】七日红叶-2

※第一日夜晚
想那么多也没用。阿尔弗雷德告诉自己这个现实,他觉得当务之急是想想明天该怎么度过。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他现在以及将来会去哪里,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只是单纯地赌气。现在他身边多了个小孩——马修,尽管他乖巧懂事,但是阿尔弗雷德总觉得自己是个英雄——那就该孑然一身!哪有拖家带口的英雄!
但是爱丽丝坚决不答应支付他与离家出走相关的任何费用,阿尔弗雷德的抗议成了完完全全的徒劳,爱丽丝的丈夫和马修似乎被夹在了中间。马修似乎对这些事情还没有意识,只是很疑惑地看着他们,爱丽丝的丈夫却相当头疼。阿尔弗雷德自认为与女人争执不像个英雄的所作所为,于是他一直闭着嘴,听着爱丽丝在边上唠唠叨叨,当她终于说完时阿尔弗雷德想带马修回客房,但是爱丽丝却一把拉过马修出去吃夜宵了。
——他妈的。
阿尔弗雷德听着门“砰”地一声关上,气得胃有点疼,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爱丽丝的丈夫帮他倒了杯水,然后坐到了旁边。
“你不该一声不响就离开家的。”他说,“你的家人会很担心你。”
“你们也是我的家人,路德维希叔叔。”阿尔弗雷德仍然闭着眼睛,“您明天准备去基尔叔叔那儿吗?”
“我后天去。”路德维希回答,“爱丽丝刚怀孕,我得照顾她两天。”
“啥?”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坐了起来,“你说啥?”
“哦,我们还没告诉别人。”路德维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就和哥哥说了说……咳。”
“哇哦!”阿尔弗雷德瞪圆了眼睛,“叔叔你……还挺快啊。”
“你和你爸真是一模一样。”路德维希揉了揉额角说道。
路德维希和他哥哥一样,都是退役军人,阿尔弗雷德曾无数次惊讶于他退役之后头脑仍然好用无比,以至于他第一次应聘就成功了。现在路德维希的事业蒸蒸日上,去年在弗朗西斯的撮合下他认识了爱丽丝,结果又惊喜地发现爱丽丝是他儿时搬家前青梅竹马的玩伴。罗莎说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路德维希和爱丽丝这样的组合,一个棱角分明得像个硬邦邦的铁箱子,一个活泼开朗得像个骨碌骨碌的小皮球。弗朗西斯倒觉得挺好——
“所以……爱丽丝阿姨才对马修那么热情的吗?”
“对,他就像个小孩——”路德维希顿了顿,“——让我觉得他根本没有十七岁。”
阿尔弗雷德觉得路德维希的目光有点犀利,他躲开了那道目光,然后清了清嗓子:“咳……他确实没有十七岁——”
“你把比你小的孩子带到外面,而且是在你离家出走的情况下,这很不负责任。”路德维希严肃地对他说,“你除了是小波诺弗瓦,还是阿尔弗雷德,你得有个大人的样子。”
“我知道,叔叔,但是他并不是普通的小孩儿。”阿尔弗雷德凑到路德维希耳边小声说,“他是个短命的孩子……就是短命鬼!”
“什么?”路德维希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开玩笑,你是要说这都是灵异事件吗?”
“不,不是,他是个很好的人!”阿尔弗雷德解释道,“今天是他出生的第一天,七天之后他就会死——”
他和路德维希对视了一会儿,路德维希有些泄气地往沙发上一靠:“……现在我觉得你像你妈了。”
“您得相信我!您看他那样像离家出走的吗?”阿尔弗雷德弹起来尖叫道,“我在北边的小树林里遇到了他,他告诉我他今天刚出生,他爸把他放到那儿就跑了——”
“得啦、得啦,我不信这个,你和我说也没有意义——”路德维希摆了摆手,“不如你明天去我哥那儿,兴许他愿意听听这些事。而且他最近在经营网站,你也能帮帮他。”
“哦,这主意不太妙。”阿尔弗雷德撇了撇嘴。路德维希的哥哥和弗朗西斯是从小到大的哥们儿,去找他还不如干脆打电话告诉弗朗西斯他在哪儿。
“他不会告诉你爸的,相信我。”路德维希补充了一句,然后冲他眨了下眼睛,“就一名军人的基本素质而言。”
他俩撇开了这个问题,又说了会儿别的,比如阿尔弗雷德的父亲年轻时的事。路德维希比他哥哥小了十多岁,小时候他总是很憧憬自己的哥哥和他的两位友人:“我那时总想赶紧变得像他们一样,又高大又有力。”路德维希喝了口咖啡说,“我哥哥是最矫健的,弗朗西斯潇洒浪漫,安东尼奥具有很强的亲和力。”
“但是现在呢?”阿尔弗雷德仰起头大笑。
“其实打从我第一次见他们喝完酒的样子就差不多了。”路德维希面无表情地说,“我哥哥躺在桌子上,周围摆了一圈啤酒雪莉酒和红酒,他说他正在进行普鲁士王国伟大的祭典,安东尼奥用扫把当吉他一边弹一边唱歌,唱什么回来吧我的爱。”
“哈哈哈,那我爸呢?”
“他把衣服都脱了,”路德维希放下杯子,表情依然没有变化,“满屋子乱跑,然后抱着另外两个乱摸。”
“哈哈哈!”阿尔弗雷德笑着倒在了沙发上,“我妈知道这些吗?”
路德维希莫名其妙地沉默了一下,但还是回答了他:“确切地说,她见过。”
他说完之后爱丽丝带着马修回来了——马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十七岁男孩儿,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拉着爱丽丝的手。这个场景看起来有点滑稽,虽然阿尔弗雷德明白这很正常,但他还是忍不住“噗嗤”了一声。
“笑什么!”爱丽丝叉着腰说,“马修还让我给你们带了吃的回来呢!”
——也许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累赘。阿尔弗雷德边吃马修给他挑选的奶油泡芙边想。他抬眼看了看坐在一旁和爱丽丝聊天的男孩儿,突然觉得他似乎长高了一点。
“……怪了。”阿尔弗雷德用目光比了比自己和马修的身高,发现他确实是长高了,于是阿尔弗雷德低头嘟囔了一句。马修侧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阿尔弗雷德没有会意。
在吃完夜宵之后的讨论中爱丽丝表示她不会干涉阿尔弗雷德去路德维希哥哥家的行动,但是如果弗朗西斯夫妇问起她会告诉他们:“我没义务替你保守这些,阿尔弗。”她说,“我最希望的还是你快些回家,然后把马修送回他该去的地方。”
哦,我才不呢。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然后他窃喜了一下,抓着马修的手冲他挤了挤眼睛——后来他才想起来马修应该不明白他的意思。马修默默地低着头,似乎在冥想什么,阿尔弗雷德觉得也许爱丽丝的话叫他有些伤心了,因为马修并没有该去的地方,于是他还试着安慰他:“爱丽丝阿姨其实很善良的——”
“我知道啊,爱丽丝女士是个非常好的人——她带给我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我刚才想了很久都没想到可以超越它的!”马修两眼放光地说,“我刚才就想问你了,你知道枫糖吗?”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白眼——他想多了,马修目前还不会考虑那么多东西。罗莎常说阿尔弗雷德不会读空气,如果现在她在的话大概再也不会这么说了。
哦,我不能再想这个了。阿尔弗雷德有些赌气地想。明天我就远走高飞——
头挨到枕头的那一刻,阿尔弗雷德又一次为明天而振奋起来。马修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旁边——由于爱丽丝家并不算多富裕,多出来的床也不够宽,他俩只能挤在一张和一排椅子拼在一起的单人床上。为了照顾刚刚出生的马修——对,的确如此,阿尔弗雷德自觉睡到了一半是床一半是椅子的位置。
“唔……那个,我能问个问题吗?”马修有点不好意思地往里挪了挪,想让阿尔弗雷德能够躺到床上来。
“你说。”阿尔弗雷德枕着胳膊有点漫不经心地回答。
“那个……你,唔……”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这让阿尔弗雷德多多少少有些不耐烦,不过马修还是用他那种独特的、柔软的声音问道:“我,也可以叫你……阿尔弗吗?”
马修的脸在黑暗中有点模糊,但是借着月光,阿尔弗雷德仍然可以看见那有点紧张的害羞的表情——马修的脸颊是粉红色的,密密的睫毛在那之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他紫色的眼睛晶亮亮的,眼中的清波在月亮的冷辉之下一闪一闪地发光:“我、我觉得爱丽丝女士那样叫你……很好听,所以我也想……”
“嗯、嗯……”阿尔弗雷德的脸也一下子红了,“当然……可以啊。”
“那,”马修说着又裹着毛毯往他这儿凑了凑,“这么叫你有什么特别的吗?”
“这个是比较亲密的称呼……”阿尔弗雷德考虑着如何解释亲密这个词,马修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如果是马修这个名字呢?”
阿尔弗雷德认真地想了想,他周围没有过叫马修的人——他有很多的“伙计”,他会管菲利普斯叫菲利、尼勒克斯叫尼克,而“妞儿们”就是什么艾米贝拉辛迪,没有半点新意。他自己没有女朋友,只是他无意间打听到这些——帮一个坐在他前面的无辜的乖乖女教训某个有妞儿的雄性生物时。马修,这名字他真的没见过,家长都愿意为孩子起叫着顺口的名字,而“马修”需要认认真真地咬舌发音、曲折不通。阿尔弗雷德觉得这可能是马修父母无声的怨言。
“那……马蒂?”
阿尔弗雷德试着省去那需要咬舌的部分,他本来想说“马特”,但是这个名字和他刚才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比起来就显得生硬多了。
“啊!多好听!多好听!”马修兴奋地裹紧了身上的毯子,高兴得满脸通红,“我好喜欢!”
马修亮晶晶的眼睛和兴奋中带着腼腆的笑容在他心里打着一个又一个的转儿,最后轻轻地落在了他的心底。这么说吧,我们的英雄一直认为合自己口味的该是浑身肌肉的纯爷们或者街头飙车的辣妹,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马修这种腼腆温和的性格似乎也能吸引他。我们的英雄想到了“母性”一词,或许他的心情可以被称为“父性”,管他的,反正现在他要被这个小家伙拖累了。
马修向他道晚安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支支吾吾地哼了两声——他在神游,幻想如果自己早些遇到马修会如何。他们也许可以一起到加利福尼亚看成片的金色的向日葵,也许可以到密歇根湖享受夏季的旅行,或者到纽约感受一下车水马龙的繁华。很多很多,阿尔弗雷德可以想到的事情和马修一起或许都会有不太一样的感觉,都不会太刺激,但哪里有人能真正过刺激的一生呢?
——哦,我在想什么呢!我们的英雄苦恼地挠了挠头发。我根本不可能提前遇到他——他只能活七天呀!
想到这儿阿尔弗雷德感觉有些伤心,和他脸朝着脸的马修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小孩子总是这样,精力来得快去得也快。阿尔弗雷德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18)